恐怖广播 第一百三十九章 疯女人

2020-01-16 22:08:18 来源: 贵州信息港

恐怖广播 第一百三十九章 疯女人

“给我下去!”

梁老板一只手伸出来,直接向前压,这一刻,他携带着万钧的力量轰然而来,纯粹是以势压人,以力压人;

不和你拼血统,

不和你拼招式,

就和你拼实打实的积累,

和你拼力量!

这是一种很无耻的打法,因为当今世界,除了生死不知的荔枝,谁还有梁老板的资历高?

这货当初硬生生地从荔枝同辈压制到荔枝晚一辈,然后又没拿火车票又往下压了一辈,

换言之,

梁老板是以爷爷辈的身份去压制苏白!

在老富贵身死,苏余杭刘梦雨融入广播之后,这个世界上最能称之为不死王八的也就是梁老板独一个了。

然而,苏白的身形依旧岿然不动,梁老板伸出一只手,苏白连一只手都没动,直接向前迈出了一步。

“咔嚓…………咔嚓………………”

四周的空间在此时仿佛都开始撕裂了,这还纯粹只是二人气势上的比拼,还没真正落实到真正的厮杀当中。

梁老板的泰山压顶,愣是没盖得过苏白,但梁老板没有停止自己所谓的试探,转而画风骤变。

一幅幅水墨丹青在四周荡漾开来,

这是一个人的一生,是芸芸众生最普通的一面,却又是众生之道,这里面,有喜悦,有愤怒,有委屈,蕴含着所有喜怒哀乐。

这是道,

是梁老板的道,

普普通通,平凡无奇,却映照着古往今来大多数人的一生,能够有资格成王败寇的,终究是少数中的少数,绝大部分人,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又或者是在未来,都得面向生活屈膝,为了生存而苟活。

梁老板的道最为平凡,却最为写实。

“给我…………破。”

苏白没有太过和梁老板纠缠,因为双方的道不同,梁老板的这幅人生百态“清明上河图”,却没办法将苏白给限制住,因为苏白本身就已经超脱了,连广播的控制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超脱,梁老板的道,还不至于和广播的规则相比拟。

这就像是梁老板已经摆下了鸿门宴,苏白却直接过辕门而不入,让梁老板的媚眼完全丢给了瞎子。

按理说,这种试探其实已经可以结束了,梁老板两次出招,苏白两次接招都没落下风,已经足以说明情况了,但梁老板似乎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

一道雷光自梁老板眼眸之中激射而出,直接射向了苏白。

苏白单手伸出,直接将泪光握住,一时间,无数的电蛇在苏白身上飞舞,但苏白的体魄实在是太过惊人,这些电蛇没办法破开苏白肉身的防御,更没办法对苏白的灵魂造成什么影响。

“你要认真玩,那就认真玩吧。”

苏白深吸一口气,

身形瞬间在原地消失,直接出现在了梁老板的身前。

梁老板后退半步,当即咫尺天涯,但苏白的肉身却在此时颤抖起来,这是硬抗空间距离和压力的表现,再度和梁老板拉近了距离。

“轰!”

一拳砸下来,

梁老板双手格挡,挡住了苏白这一拳,但二人周身的环境却在此时发生了绝大的变化,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在了二人的头顶位置。

上海,毕竟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在这里交战,谁都施展不开,还不如换个地方战个痛快!

苏白直接纵身进入裂缝之中,裂缝之中到处都是时空逆流,稍有不慎就是完全地迷失或者粉身碎骨。

梁老板扫了一眼下方的解禀,毫不犹豫地跟着一起进入了其中。

“轰!轰!轰!轰!!!!!!!!!!!!!”

虚空之中,

不见两个人的踪影,

但是那一阵阵可怖的雷霆轰响却在不断地传出。

时空逆流之中,梁老板和苏白一次次地碰撞在一起,然后又一次次地分开,双方竟然以肉身近身肉搏的方式战了个不分上下。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你可真够深藏不露的,居然是肉身强化。”

梁老板轻轻捏了一下自己的指节,“上次徐福的克隆体没能让你真的吃亏,这次,我就亲自出手教训一下你,我的人,不是你能碰就能碰的。”

“哦,好,那我也替和尚收点利息。”

双方的距离再度拉近,又是以极为迅猛的姿态撞击在了一起。

相撞的瞬间,苏白的肉身开始干瘪下去,无边的尸气开始翻滚,磅礴的尸气竟然硬抗住四周的时空逆流,且企图将梁老板绞杀在其中。

“滚!”

梁老板周身雷光闪烁,而雷霆之力又是阴邪属性力量的克星,一时间,这片混乱的区域之中不断地发生着剧烈的爆炸。

………………

“呼…………”

胖子抬着头,

望天。

他以前是猜测梁老板可能是怂,但不一定弱,但没料到梁老板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

卧槽,

我也是大佬啊,

怎么看你们打架有种凡人看神仙斗法的感觉?

还有大白,我知道你能打,证道后更能打,但你丫的居然这么能打!

解禀也是抬着头看向空中,他们看不见真切的画面,但是能够感受到冥冥之中传递出来的一次次的巨大轰鸣。

同时感知到这一幕的还有已经来到上海的诸位大佬,这一刻,原本躁动不安的很多人却出奇地平静了下来。

一些自信满满的人见到这一幕也不敢再飘了,而有些破罐子破摔的人见到这一幕心里升腾出了一些希望。

或许,就连两个当事人都不清楚,他们这次的交手,竟然能够起到安抚军心的作用。

但当事人,却都是为了各自的男人在战斗而已。

长江入海口处,飘来了一座浮冰,浮冰之中的女人双眸微睁,看着上方交战的一幕,身上隐约间荡漾出了一股战意。

………………

裂缝再度被打开,苏白和梁老板两个人一起从中飞出来,二人很默契地一路打一路向海边移动。

“给我,下去!”

梁老板衣衫褴褛,不复之前的西装革履,但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却依旧如故,这一刻,他一只手掐住了苏白的脖子,企图将苏白押入大海之中,再以大海的浩瀚将苏白封印,到时候,不用分出生死,自己只要能胜过一筹就算可以结束这场对决了。

“血海…………无尽!”

然而,下方的大海在此时竟然瞬间化作了血色,宛若面目狰狞的恶魔张开嘴,等待梁老板主动送上门来。

梁老板不得不后退,松开了掐住苏白的手,而苏白却没打算就此放开,伸手攥住了梁老板的胳膊,直接将其往下拉。

但就在此时,一个女人的气息忽然升腾起来。

梁老板马上对苏白使了一个眼色,

苏白默契地松开了手,二人身形瞬间消失,全都回到了老方家的小院里,

苏白还是坐在椅子上,

梁老板还是站在门边,

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

只有陈茹一个人,兴致冲冲地从寒冰之中走出,却发现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

一场华丽的大战落下了帷幕。

苏白自己也没料到,自己证道之后的第一个出手对象,竟然是梁老板,而且,虽然自己有所保留没有真的以死相拼,但依旧没办法奈何得了对方。

同时,苏白相信对方也是有所保留。

“可以。”

梁老板留下了这句话,笑了笑,转身示意解禀可以和自己走了。

等到客人离开,胖子才一脸谄媚地凑过来,“太子爷,您辛苦了,来,喝口水。”

胖子居然真的殷勤地递来一杯水。

“咦,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冷呢?”胖子诧异地看了看四周,然后看见了自己身后站着的陈茹,艹,又来一个大佬,不对,我自己不也是大佬么?

但今天胖子还真没自己同样也是大佬的感觉。

“打得挺精彩的。”陈茹缓步走来。

苏白摇摇头,其实刚刚自己和梁老板是有点打出火气来的意思,但陈茹气息的忽然出现让两个男人迅速默契地结束了对决,这个疯女人,没人愿意和她玩。

在陈茹身上,苏白有种看见以前自己的感觉。

“你怕什么?”陈茹看着苏白,“你还在犹豫什么?”

这是今天第二个人对自己说同样的话。

很显然,梁老板之前看出来的东西,陈茹也是看出来了。

“都到这个时候,还想不清楚,还真是有些……让人失望。

当然,我在你面前,没资格说这种话,因为我自己现在还困在那次的心魔之中,没办法走出来。”

陈茹摊开手,

她的掌心竟然是开裂着的,这绝对不是冻伤,而是意味着陈茹的生命正在处于油尽灯枯的阶段。

“我还有三个月的寿命。”陈茹笑着说道,“我献祭了我的寿元,来获得力量的提升,三个月,够我去那个世界分出胜负的了。

我只求一个结果,一个输赢的结果,我不在乎输了会如何死,也不在乎赢了还能苟活多久。”

紧接着,陈茹凑近了苏白,她那干裂的嘴唇直接靠在了苏白耳垂边,

“其实,把事情想简单一点,反而好,把自己真的当作一个听众,也就没有那么多可笑的犹豫了,

因为没资格选,

因为,

没东西选择…………”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
解放军171医院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河源治疗睾丸炎方法
唐山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