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界游戏城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东京警视厅

2020-01-16 23:00:09 来源: 贵州信息港

死界游戏城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东京警视厅

“爸爸你要出门么?”

听到开门的声音,晴子突然从楼上跑了下来。

“去趟警局。”渡边次长淡淡道。

看到王业跟在后面,晴子突然叫道;

“阿李也一起啊!?那我也要去。”

“我跟李先生有点公事要谈,你个小孩子跟着凑什么热闹。”渡边次长严肃道:“老实在家写作业。”

晴子不乐意地一噘嘴,小脸顿时像气球似的鼓了起来。

王业苦笑笑,开口道:“我倒觉得,让晴子跟着一起来或许更有帮助。”

“她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帮助。”渡边次长不屑道。

“那可不一定。”王业开解道:“渡边次长,你或许并不了解你女儿的推理能力,其实她在破案方面很有天赋的。”

“她?”渡边次长哼笑了一声。

“她第一次碰见我时,第一时间就能看出我并非普通的流浪汉。而她的推理原因,一是因为我的头发很乱,但是看上去一点都不脏。二是因为我带着很重的黑眼圈,而流浪汉带黑眼圈的可能性很小。”王业微笑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这是她分析出来的?”渡边次长有点不敢相信道。坦白说,晴子说的这两点,在他第一次看到王业时都没有考虑到。如今这么一听,还果真是如此。

“有时候作为父母,总觉得自己的孩子还小,总觉得自己很了解的自己的孩子。”王业淡淡道:“殊不知,不知不觉,自己的孩子早已经超过了你的了解。”

渡边次长愣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楼梯上的女儿,撞见了一双满怀期待的眼神。

一时间,他突然觉得这种眼神如此熟悉,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咳。”他轻轻咳了声,转身道:“在一旁安静点,别打扰我们谈正事。”

晴子脸上顿时多云转晴,蹦蹦跳跳地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抱住她爸爸的脖子就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谢谢爸爸!”

然后又同样抱住王业的脖子,但是好像马上想起她爸爸还在旁边,于是悄悄凑到王业耳朵边耳语道:

“谢谢阿李,你的先欠着。”

听得王业一脸呆愣。

“好了,走吧。”

渡边次长神色复杂地打开门,大步迈出。

……

在走往东京警视厅的路上,王业故意落在最后,然后随手放出了花仙。东京的绿化很不错,道路两旁都有很多灌木和花丛,非常适合花仙的发育。

“去吧,这些日子尽可能多安置一些花仙精灵,让她们分布在全东京范围定点巡看。”

王业吩咐道。

花仙得令,悄然飞去。

渡边次长开车带着他一路向东南方向,很快就抵达了东京警视厅。

今天是休息日,楼里的人不多,只有一些值班的小警察。

看着他们的次长领着一个蓬头散发的年轻人进来,多数都以为是次长出去亲自押解犯人去了。

紧接着,又看到次长的女儿也跟在后面,还跟那个押解犯谈笑风生,好像很熟的样子,又不免心生疑惑。

又过一会儿,看到次长带着两人直接进了重案要案的档案管理室,不免四下开始讨论开来。有猜他是在押犯人的,有猜他是嫌疑人的,也有猜他是目击证人的,不中一是。经过讨论,认为他是目击证人的人占据了上风,总之没人想过他是侦探的。

其实就连王业自己也不太习惯,毕竟这个身份是他随口编造的,他还真不知道一个名侦探应该是什么样子,应该是什么样的行为举止。

重案要案档案管理室是个灯光昏暗的房间。

一进门,王业就能感觉一股压抑的气场弥漫在这间房间中。

气场这种东西有时候很难具体说明,它伴随着一些人和环境真实存在,但却又不可捉摸。有科学家认为,气场是一种磁反应,是人体电磁场带来的扩散效应。

王业常常能隐约感觉到一些气场的存在,这不是什么能力,也不是什么技能,仅仅是一种感知直觉。也许是因为这里涉及太多大案要案的罪犯证据材料,所以才沾染了强烈的死气和血腥气。

“这是1127案件的卷宗。”渡边次长把一个厚本子扔到了窗台边的书桌上,那是唯一一块有阳光直射进来的地方。

厚厚的本子落下,能看到光线下无数细微的灰尘在翻滚。

王业却是看都不看道:“比起这些,我更想看一些拍到或者录到罪犯本人的影像资料。”

“录到罪犯本人?”渡边次长哼了一声道:“如果我录到罪犯本人,还用得着你来推理么?”

“也许是我没说清楚。”王业笑笑道:“我指的并不是录到罪犯行动的录像,而是在某个监控摄像头的录像里,里面录到的人中可能饱含罪犯就可以。哪怕当时罪犯只是以一个人畜无害的样子轻轻走过也无所谓。”

“那有什么用?”渡边次长不解道。

“有么?”王业坚持问。

渡边次长皱了皱眉:“有倒是有。”

说着,他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一盘录影带:“中岛爱花被杀当天的现场录像。当时是封闭会场,一票对一位,入场管理非常严格,会场只有单一出口。这是对着入口的摄像机拍摄下的全部画面,从空会场到坐满人的全过程。那之后就封门了,所以凶手一定在这部摄像机拍摄到的入场人之中。但是当天那场演出有上万名观众,你根本什么都不可能看出来。”

“不看看怎么知道?”王业微笑着接过录像盘,直接插入了一台放映机里。

待画面一弹出来,直接把快进键按到最高速度,录像画面顿时像光影流窜一般闪动起来。

“你这么看有什么用?”渡边次长奇怪道。

“别说话。”王业打断他,聚精会神地盯着闪动的屏幕。

从当初逛黑市的时候起王业就注意到,自从智力值升到40之后,自己看每一样东西,从看到到大脑完成处理的速度明显加快。

最快速度闪动的快进录像,在他眼里与正常速度播放毫无区别。

昏暗的档案室里,他兀自眯着眼,瞩目凝视着显示屏的画面。渡边次长一脸疑惑,而他女儿晴子眼里却闪动着奇异的光芒。不知何时起,她突然对这个叫做李的人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信任感。

房间里十分安静,空气死寂得仿佛要凝固了一般。在这样的氛围里,每一分钟都变得格外长。

终于,在第13分钟走过的时候,只听“啪”的一声。

王业的手迅速地按在了暂停键上,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未完待续。)找本站请搜索“6毛”或输入址:.

瑞金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华西肝病研究所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南宁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扬州男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