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空间横行 第221章 周清不满文心

2020-01-16 14:28:10 来源: 贵州信息港

带着空间横行 第221章 周清不满文心

周清离开庆王府后直接去了冥王府。

上官冥和文心见到周清,得知她自请下堂的事后,准备带她去找周通,一起隐居。

“冥儿,你看你娶的王妃,从我进来就没开口叫人,怎么会有那么不懂规矩的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心里对我百般不满呢。”周清和上官冥聊了一会,见文心静静站在上官冥身旁,连句好话都不知道对她说,便心生不满。

闻言文心诧异极了,周清一进屋便拉着上官冥询问他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她连句话都插不进去,而且她知道周清不喜欢她,所以才选择不开口说话。

没想到这沉默还是她的错了。

自古以来婆媳问题从未得到解决,周清就是看文心不顺眼,怎么看都不顺眼。

文心为难的望了上官冥一眼,这举动立马又惹了周清不满。

“你看她,我还在这里就敢跟你告状,我要是不在指不定在你面前说我什么坏话。”

闻言文心一脸无奈之色,也不敢再去看上官冥,干脆低下头极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周清不喜欢文心,所以不管文心做什么她都不喜欢,见文心低下头,周清就在心里埋怨,这样小家气的人怎么能做王妃,连尚含莲一半都比不上。

上官冥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檀口轻启。“娘,你说什么呢,心儿怎么会说你坏话,心儿人很好的,你和她相处久了就知道了。”

上官冥极力维护文心,周清心里对文心更加不满了,认为文心使了什么坏心才把她儿子迷得五迷三道的。

对着文心冷哼一声,周清对文心冷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我们母子说些私事你也要听吗。”

闻言上官冥欲替文心报不平,文心眼神示意他安静,然后顺从的转身离开。

文心离开后上官冥脸色明显沉了下来。“娘,你要知道心儿是我的娘子。是要陪伴我一生的人,你对她这样不满,不是让儿子夹在中间难做人吗。”

周清听见这话,差点被气得吐血。自古以来婆婆不满意媳妇,从来都是媳妇小心讨好婆婆,改善婆媳关系,怎么会让男人为难。

就是寻常百姓家,婆婆教训媳妇也在正常不过。她只是说了文心几句就惹了儿子不满,若是她要对文心立规矩,儿子还不得跟她离心。

周清被气得脸色发青大喘着粗气,她几年没管上官冥,一点不知道上官冥居然事事听从文心的话,一个男人怎么能被一个女人左右。

上官冥气周清存心找文心麻烦,见周清脸色不好也没问候一句,他的娘他知道,王府的生活过久了,习惯每个人都以她为中心。稍有不满便心生憎恨。

“娘就安心住下,儿子先走了。”

很小的时候上官冥就**了,那时候周清只顾着跟白侧妃斗法,极少在乎他,所以上官冥和周清的母子感情并不是很好。

上官冥走后周清坐在椅子上心里大骂着文心,上官冥和她感情不好,她认为是文心怂恿的,如果不是文心她的儿子不会那么对她。

从小上官冥就极听她的话,长大后话虽不多,但她说什么他也会照做。可自从娶了文心后,便极少听她的话。

尚含莲知道周清过来了,赶紧换上一套半旧不新的衣服穿上,脸上妆容也没往常精致。稍稍一红眼眶就有一种怨妇的感觉,一脸满意看着自己的装扮。

两个丫环跟着尚含莲一起去周清的院子。

周清来时并未带一个下人,院里所有侍候的人都是暗一吩咐的,见到尚含莲来后丫环们让她在院子外面等。

尚含莲脸色发青紧握双拳,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下人,早晚有一天她会让她们不得好死。

屋里周清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脑海里正琢磨要怎么样对付文心,把儿子的心拉到她这边来。

正苦恼时外面丫环通报,说尚姑娘来了。

闻言周清眉头轻皱。“尚姑娘,哪个尚姑娘。”这里好像只有一个尚侧妃,哪里来的尚姑娘,难道是尚侧妃的妹妹。

丫环一愣,然后低头解释道:“就是尚含莲姑娘。”

闻言周清气极一拍案桌,怒声呵斥。“胡闹,简直胡闹,你们怎么称她为姑娘,她不是嫁给冥儿为侧王妃吗,皇室宗卷上都承认了她的身份,是谁给你们胆子,让你们敢这么做的,是不是王妃。”

听见周清提起文心,一屋子丫环赶紧跪倒在地,给她们上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说一句王妃的不是。

一屋子丫环跪在地上,只听见文心的名字,全身便微微颤抖。

文心肢解刺客一幕虽被暗一严令禁止谈论,但她们都亲眼见过文心出手,王妃在她们心里比王爷还要可怕。

“夫人,不是王妃吩咐的,是暗一大人说的,府里只有尚姑娘没有尚侧妃。”丫环说完又立马低下头。

见一屋子丫环恐惧的神情,周清沉声问道:“王妃是不是平时对你们不好,你们怎么那么怕她?”

这些丫环第一次见她虽跪下行了礼,但现在这些丫环只听见文心的名字,便长跪不起。

周清又给文心贴上了一个标签,对下人不好,性情不好。

闻言一屋子丫环赶紧摇头,然后把头狠狠低下,不敢再说任何话。

王妃虽然对敌人手段残忍了一点,但每次见她们都是和颜悦声,就是她们犯了错,王妃也会替她们说话,免去责罚。

只是王妃杀人那一幕深刻印在她们脑海里,她们绝对不敢造次。

“好了,你们都退下去,把尚侧妃请进来,把暗一也给我叫来。”见屋里丫环害怕的厉害,无论她怎么问都不肯开口说关于文心的事。

周清极不耐烦对她们挥手,把一屋子丫环赶到了屋外。

丫环带着尚含莲进了屋子,便退到屋门处,仔细的听着她和周清的谈话。

周清见到尚含莲穿的衣服,还有憔悴的容颜,一脸疑惑问她。“你怎么变成了如今这般光景,在府里她是不是给你气受了。”

那个她尚含莲当然听懂了,指的是文心。

闻言尚含莲两眼含泪,哽咽道:“姐姐她对我很好,一点没有为难我。”

尚含莲说的是实话,文心一直当她不存在,怎么又会为难她,不过配上她这副委屈的表情,周清就不那么想了。

觉得文心一定是不待见尚含莲,克扣她的月俸还让下人处处为难,这种手段她以前用来对付过白侧妃。未完待续。

...

贵阳脑癫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治白癜风保定哪家医院好
广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厦门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