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薛蛮子嫖娼被抓公知淫邪网民反智

2019-01-11 17:04:08

长期垄断天使投资人、公共知识分子、微博打拐等多个正能量头衔的美国人薛蛮子,苦心经营多年的伟光正形象,竟被一个22岁的中国河南籍失足女毁于一旦,留下一地鸡毛,令人嗟叹不已。

自古名人是非多,薛蛮子也不例外。此次身陷囹圄,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随即做出了各种有利于自身的解读,痛打落水狗者有之,兔死狐悲者有之,鸣冤叫屈者也不在少数。

支持者认为此事瑕不掩瑜,自古文人骚客枭雄均以风流倜傥为荣,薛蛮子也不例外,男人嘛,搞些风花雪月也可以理解。

有些人还大骂幕后黑手以此借题发挥,趁机来打压某些势力,甚至把马丁路德金、陈独秀、列宁、徐志摩、蔡锷、郭沫若、杜牧、白居易等死了一千多年的人当年风流韵事也都抖漏出来,宛若一场声势浩大跨时空,跨地域,跨种族、跨民族的的扒粪运动。

然而反对者的观点也很明确,不管你是哪国人,也不管你之前做过多大的丰功伟绩,在中国嫖娼触犯法律,就应该被抓,该!

辩之无益,让我们分享一篇作家李海鹏早年文章《淫邪没错 反智不成》,感受一下理性思辨的力量。

偶像倒掉向来是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

法国大革命时人们干得开心的一件事,就是摧毁了路易十五的骑像,拿破仑占领埃及亦炮轰狮身人面像,等到晚近之时美军开进了巴格达,令全球电视观众为印象深刻的一幕,正是萨达姆的雕像被牵引着,老大不情愿地仆倒尘埃。老百姓常说:没有十年不漏的大瓦房!同样的,恐怕也没有永远不倒的偶像,尤其是马上打天下的那路大师兄。现代文明确立以来,权威主义衰落,不立偶像的圣诲才算基本落实,不过又有升旗降旗的仪式以为代替。人们的情感总是需要一点儿标志性、刺激性的东西。

如今的偶像已经转意,常常是指那些擅长娱人的小可爱,就像英雄往往指的是获得了成功但并未展现崇高精神的家伙。阿森纳俱乐部的主教练温格说:在英超你只要踢两个星期好球,他们就会把你吹捧成球星,可是一旦你真成了球星,他们就准备把你撕碎。这句话讲明了一个道理:人们需要偶像,跟富豪们需要游艇差不多。买游艇可以开心两天,买到的那天和卖掉的那天,对偶像的消费也有两回真正让人们爽到不行,回是树立偶像,第二回则是干掉偶像。比方说小甜甜布兰妮,忽然汇聚亿万宠爱,忽然受尽人间嘲弄,其实人家打你们家玻璃了吗?

崇拜偶像的虔诚跟摧毁偶像的狂热好像成正比。我国贵为文明古国,文革时干掉的各种雕塑就不计其数。法国也是文明古国,大革命时期的巴黎市民们秉持汪达尔主义,其实就是野蛮人主义,四处破坏教堂,巴黎圣母院内的雕像因此被砸毁殆尽。亚历山大图书馆曾是西方文明的遗存地,也算是圣地型的偶像之一种,它的摧毁者也来自文明古国,那位将军曾留下千古名句:此间图书或与《古兰经》抵触,则该烧,或与《古兰经》一致,则无用,也该烧。

砸点儿东西,烧点儿房子,只需要想一想,就知道一定是很爽的事。我就一向怀疑,那些在吵架时乱砸东西的情侣其实乐在其中。可是我们已经进入文明规制,基本上有了点儿常识,知道专司破坏是无聊而且愚蠢的行径。那么,人们还可以摧毁点儿什么呢,既能享受一把又不承担后果?

以我苟活于世的经验,这个答案就是:智识或智识阶层。通常来讲,人们是尊重智识的,当他们能够辨别何为智识的时候。问题是人们并不总是能够明辨,而且智识往往会与其他东西纠缠不清。比如说,在正常社会,智识与权威是结合一体的;在不正常社会,智识则会受到权威的打压。人们对权威,或者类似的事物的态度如何呢?我想它往往就是人们在某些时候反对智识的根源所在。

近两年,精英渐渐地在汉语语境中变成了一个坏词。要是有人说,你们全家都是精英,庶几等于说你们家是一个狗屎家族。我觉得这真是一笔糊涂账。如果公众舆论认为房地产商贪得无厌,经济学家精英们又为他们说话,那么在某些特定例子上,我倒不反对认定他们沆瀣一气。可是,如果就此认定精英们念书念到狗脑子里去了,他们的智识完全是作案工具,我就万万不能同意。还是老百姓说得好:不能一篙打倒一船人!房子毕竟不是被几个人说贵的吧?

至于有些人特别讨厌精英嘴脸,不时大举挞伐,就更是不着边际了。人家什么嘴脸干你什么事呢?在我伟大的家乡东北,好多年前,打架斗殴是寻常可见之事,其中常见的一个理由就是你装B!此事与我无关,我向来浑然天成,纯真到不行,可我要说句公道话:装B是人权之一种。问题的关键点还是在于前面说到的那一个:他有没有打你们家玻璃呢?

凡此种种,可以笼统地称之为反智主义。要是反弱智,我倒是支持。智识与权威是两回事儿,权威与威权也是两回事儿。要是有谁上反天,下反地,中间反空气,我可不会认为他是草根代言人,他就是一个独裁者。

值得计算的是,我们已经因为反智主义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若以清末以来对精英阶层的清算算起,举通俗的文学的例子,我们已经失去了《红楼梦》那一类的伟大作品,得到的却好像只是络上的一堆垃圾货色,或者有些人出名了,只是因为他写了自己跟什么东西都睡过觉。古人推崇淫而不邪,这话我实在理解不了,智商超过80的人在淫的时候都会邪,邪有什么错呢?问题是,仅此而已是不够的。

淫邪与反智主义一样,只是本能,不是本事。

密度计
柴油发电机厂家
甲醇燃烧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