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 第147章五年之变

2019-12-05 06:47:43 来源: 贵州信息港

开拓 第147章五年之变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天,我终于醒了,下意识的叫道:

“xiǎo梅,xiǎo婷!”

哗哗

没有应答,只有泉水被我身体卷起的水声。过了一会,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唉,你终于醒了,嗯嗯,不错不错,有进步。”

“仙剑前辈

,仙剑无奈道:

“你这臭xiǎo子,一睡就是五年,也害我在这里守了五年;这可好,你醒了也不道一声谢,反而质问我,苍天啊!把这没良心的xiǎo子收了。”

呼呼~~~呼呼

轰轰~~~轰轰

某仙剑气呼呼抱怨,没想到真的惹来天雷,把他吓得脖子一缩,怎一个猥琐老头的样,一会儿,洞外哗哗声响起。

“哇靠,原来是雷阵雨,吓死本剑仙了。”

“哈哈哈哈哈~~on_no哈哈哈~”

我实在忍不住了,在温泉内笑得打滚。仙剑牛眼一登,大骂臭xiǎo子没良心无果;给了我一个暴戾,痛得我赤牙咧嘴…….

这一◇dǐng◇diǎn◇xiǎo◇説,闹,感觉身心舒畅,也不再执着那个问题了,一本正经道:

“仙剑前辈,你説我已经睡了五年,不知道我那些xiǎo伙伴们怎么样了?”

“你问我,我又问那个?刚才不是告诉过你,本剑仙这五年一直在守护着你吗?”

仙剑对刚才我的表现耿耿于怀。説起话来也不那么客气。没办法,理亏在我。我只得低声下气道:

“仙剑前辈,刚才是xiǎo子失礼。还请您不要见怪;前辈的大恩大德xiǎo子铭记于心,将来有什么能帮的上您的请不用客气,尽管开口。”

“这还差不多,本剑仙总算没有看错你。”

仙剑老怀大慰的diǎn头道,接着奸笑道:

“嘿嘿,你只要记住刚才的话,本剑仙就满足了;至于你想知道你那两个xiǎo女朋友的情况,老夫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们现在好得很。”

这么好的消息。我将信将疑,仙剑人老成精,当然知道我不信,于是道:

“嘿嘿,还记得本剑仙讲的话吗?这次是那两个丫头的机缘,我敢保证,即使你也有进步,她们也比你进步快。”

“呵呵,好。很好,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了。”

“嘿,不是本剑仙打击你,当你见到她们。非要自卑死的。”

“呃~这样挺好嘛,两个丫头终于不用我操心了。”

“嘿嘿,就知道你xiǎo子想法与众不同;不过。你xiǎo子这样的异数注定将来的路途坎坷了。”

“坎坷?呵呵,那个人生不坎坷?好了好了。不説她们了,我哥呢。説説你知道的。”

“呵呵,要是问别人老夫就不知道,他嘛,老夫倒是略知一二。”

“前辈你快説説,我哥这五年可好?有没有人欺负他?……”

“停停停,停!老夫真是受不了你xiǎo子了,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婆妈?能不能一个个问?别,还是别问了,老夫烦很。”

仙剑性格古怪,显然不爱多言,只见他不耐烦道:

“算了算了,老夫只能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你那哥哥在你昏迷后不久,似乎渐渐恢复了记忆;与我一同守候了你三年多,见你并无大碍,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恢复了?哇!太好了!离开了?去哪了?”

“别问我,老夫説了不知道。”

看来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何不自己出去看看。心中如是想着,于是道:

“前辈,我打算出去看看,你要一起去吗?”

“臭xiǎo子,想我五年没有合眼,神仙也该累了,这次老夫要睡个够,有没有安静diǎn的地方,给老夫安排下。”

“安静的地方,当然有,前辈你放开心神,我带你去。”

“好。”

考虑到留一个保镖在身边,我施展思想空间,特意开辟了一个独立的院落,仿园林开辟出来,仙剑一看大喜,二话不説就住了进去。给仙剑自由出入这片空间的权利后,我退出了思想空间。脑海中传来:

“臭xiǎo子,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哈哈,老夫要睡到自然醒!”

……..

时光匆匆,一觉五年,亲友可好?

没有在学校多做停留,而是直奔传送阵而去,我要回家。

五年了,我从未回家,不知爸妈可好,回家心切。

如今校园又是一方风貌,昔日故人还在否?暂且不管,回家要紧。

途径天骄演武场,正值新生军训,瞥见今年的助导十之八九为二八芳龄美少女,围观狼群一片片,其中一处是耀眼。狼群簇拥着两个妙龄少女,要説她们,真是难以形容的美丽,笔者试图用其浅陋的文字来描述一下,各位看官发挥其丰富的想象力:

左边一个,一套白衣裙胜雪,似天仙下凡,不食人间烟火;肌肤如玉,姣好的面容没有丝毫瑕疵;身材高挑,玲珑的曲线就是人间美的风景。淡淡的笑着,看向看着她的人,即使不爱説话,也令人赏心悦目——偶滴神呐,这不正是我梦中的女神形象吗?

右边一个,一桃红色紧身衣衬托出其魔鬼般的身材,若我视力再好些,定能看到其嘴角还有一颗红字,在其妖魔的面容上平添几分性感。xiǎo嘴一张,白花花的银牙暴露在空气中,看那些痴迷的狼群,估计早已沉沦在眼中世界——哇靠,又一个女神形象,这个世界太美妙了!

某人这一瞥。心中虽也有异样的情绪波动,但是回家心切的他。脚步并没有停下。然而心中的异样很是强烈,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

仙女在含泪。魔鬼在挥手呐喊,却没能发出声音。这是演的哪一出啊?不会是看哥英俊潇洒激动的?这两个女神不会是花痴?我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荒诞的想法,君不见许多自我感觉良好的公子哥已经迎上去了么?万一是我自作多情那就尴尬了,更何况哥心有所属。

再次摇了摇头,心中想道:五年了,不知道xiǎo梅xiǎo婷这两丫头长成什么样了,想必不会差,嘿嘿~

如是想着。我已经交足了黄石进了传送阵。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这次的眼拙,在某两个mm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影响。

……

在家xiǎo住一断时间,白天翻阅开拓者联盟资料或者训练一下队伍,晚上与爸妈拉拉家常。

从爸妈口中得知哥哥回来过一次,xiǎo梅xiǎo婷和几个哥们也来过好几次,他们都説我在闭关,爸妈看到如今培元体的我,倒也相信了他们的话。

再説醒来我还没有好好检查一下自身。在爸妈眼里,我这个儿子又长大了:

身高一米七八,一套黑衣穿在清瘦的身板上都显得很xiǎo,皮肤白得就像在牛奶里泡过一样。估计妙龄少女都要嫉妒;一仰下巴,左边脖子上一颗黑痣显示着主人的文采,几缕黑毛矗立其上示意着威严;再看哪头黑发理得很整齐的披在后背上。还有一溜长发从耳畔自然滑落,俨然是文质彬彬、书生意气xiǎo青年一个。

看毕。妈妈心疼儿子亲自下厨,爸爸操刀杀鸡做食。餐桌上饭碗中堆积如山……

xiǎo生活过得不亦乐乎。

而我自己惊讶的发现丹田内出现了四个xiǎo人儿,看那xiǎo模样,活脱脱就是缩xiǎo版不穿衣服的我嘛。四个xiǎo人虽然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是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发现其不同之处。

其中元婴能量庞大的一个,元气不纯,似乎随时会爆炸似的,形体也不是那么凝实。

另外三个元婴都很凝实,都是非常完美的个体,其中一个盘着头发,作道士打扮;一个光头,双手合十念经,俨然一个xiǎo沙弥;还有一个变出一本书在手中看着,头发理得很顺,就是一个书呆子嘛。

哇靠,这四个xiǎo货一个比一个吊,到底那个是主元婴呢?我选谁就是谁吗?心中如是想着。

哪知,四个xiǎo家伙竟然知道我的想法,一个不服一个,一时在丹田内争吵不休。一时我五内翻涌,比经历一场大战还要痛苦,扑通一声,我倒在了地上。

爸妈时间发现,然而对于我这种元婴争主的事情也是一筹莫展,这也正常,爸妈可没有那么多元婴。

而听到我出事了,天破天这个糟老头也见了我好几次,当我醒来,他就指diǎn一些修炼身修的经验。虽然解决不了我的根本问题,但是也让我受益匪浅,对我身修大有裨益,元婴争主之事暂且放下,将来一定会有办法的。

几天下来,天破天对我的领悟力唧唧称奇,而每当我沾沾自喜的时候,他又严肃的打击道:

“臭xiǎo子,得意个啥,你这资质是不错,但是心性差远了,难怪进步缓慢。”

“五年才提升一整级,却是慢了,唉,也不知道xiǎo梅她们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嘿,臭xiǎo子,不怕打击你,我那几个乖孙女个个都比你强十倍不止了,你还在这里沾沾自喜,嘿嘿。”

“哇,xiǎo梅这么厉害了吗?这么説我都不好意思见她了。”

“嘿嘿,知道差距了;不过毕业别灰心,老汉看你底子不错,不要心急,将来一定有所成就;至于想追上我那孙女嘛,嘿嘿。”

这一刻,我发现这老头简直太可恶了,真想上去打烂他这副行将就木的残躯;想想还是忍了,谁叫自己实力不济呢,谁叫他也算她的长辈呢,谁叫他是为我好呢。

知恩图报,再加上这老头对于开拓者联盟很重要,于是决定给他医治一下了。于是着手提取十万年黑心树的不死之血,累了一整天终于提取了九滴,珍之重之的送给了他,告知其用法。

糟老头当然不信,不过死马当做活蚂蚁,还是决定一试。结果嘛,我预测,除了顽固的那道邪恶的伤,其它伤都该好了;当然,这是几个月后才能有的效果。

五年来,家乡已经发生了巨变,当然,指的是向好的方向发展。

如今,俊朗山脉西南面已经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靠山近的一带千百个村属于开拓者联盟,就是五年前我们一家组建的开拓自卫队。

南靠海一带好几个xiǎo国已经被兴中镇占领,当然,现在改叫兴中国了,国王杨兴中,国师影子。

西边龙云山以西几个xiǎo国被龙刘两家占领,两家已然合并,由于龙宏能的缘故,龙家占主导地位。

三足鼎立,勉强维持了稳定局面,但是暗流汹涌暂且不提。

又在家自由自在的xiǎo住了一周后,告别了爸妈,是时候回学校了。心道:我一定要迅速变强!未完待续。。

lunwen,时间很紧,努力创造。

九龙男健医院李云峰
滕州市工人医院预约挂号
台州治疗早泄医院
遵义治疗癫痫哪家好
昆明哪家医院治妇科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