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郭树清未来上市公司的退市将成为常态附演讲

2018-12-03 16:12:04

郭树清:未来上市公司的退市将成为常态(附演讲实录)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今日在经济学人峰会上表示,有证据表明外国机构投资者稳定了中国股市,未来上市公司的退市将成为常态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今日在经济学人峰会上表示,有证据表明外国机构投资者稳定了中国股市,未来上市公司的退市将成为常态。

以下为发言实录:

郭树清: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参加《经济学人》杂志的会议。几年前,我就参加过一次,过去几年可能由于我比较忙,或者说我的工作不太出色,不太,所以就没有来参加你们的会议。但是,《经济学人》这份杂志大多数我都看过,很多的评论的意见我也都看过,比如说尤其是涉及到中国的金融市场改革的文章。我谈三个问题,是有关中国资本市场的现状,第二是有关未来的改革措施,第三是讨论中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开放。

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中国的股票市场就它的股本来说,已经是超过了日本,而且国内的债券市场,尤其是公司债也都发展很快,去年已经增长了60%,我是按新发债券的金额来算的。中国的资本市场充满活力,尤其是体现在投资者数量方面,我们一共有16800万的投资者账户。当然,其中恐怕一半的人是重叠的,有很多人既在上海证交所开户,也在深交所开户,也就意味着中国人不仅仅是把钱都存在银行了。

但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它的结构仍然很有自己的特点,比如说你看在主板上市的那些公司,一共是1400家左右,中小板是700家左右,创业板是350家。此外,我们现在也有OTC的市场,在这些OTC市场中上市的也许有1000家左右的企业,这些数字听起来挺大,但是你要知道中国一共有多少家企业?我们有1300万家企业,这样进入到资本市场上的只占少数,更何况我们还有1400万左右的个户工商户,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的资本市场结构是不合理的。这里显示的是去年中国资本市场的波动性,波动性是很大的。此外,蓝筹的估值现在还比较低,以往是17、18倍,现在是15倍,而且中国上市公司的结构很有意思,上市企业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国企,第二类是家族企业。

上市企业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国企,第二类是家族企业。通常的股东都占了上市公司30%的股份,这样的话,市场的道德性是会受到质疑的。

在过去几年,我们在资本市场改革方面做了些什么事情呢?一个就是改善它的结构,尤其是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还有期货市场所占的融资当中的比重在上升。此外,我们也看到投资者的结构也所改善,比如说专业的机构投资者的比重上升了1.7个百分点,这很重要的,也就是说是散户所占的比重下降了1.3个百分点。就交易量来说,去年散户占了84%的交易量,而现在是80%。我们来看市场的估值也有了很大的改善,而且这个改善是很不错的,因为你知道证监会比如说在去年SSE上海股票上涨了14.8%,所以,总的来说上海是上涨了3.2%,而且估值结构也有了很大的改进。

这里讲的都是过去几年的改革。未来我们有什么资本市场的改革举措呢?证监会是主要的监管部门,证监会会更多的去直接的监管市场,还有,我们还需要修改一些法律,这是我们关注的事情。此外,证监会致力于鼓励培育长期投资者,我们还要深化IPO的改革,我们其实三年前就开始IPO的改革了,去年也都没有停止脚步。去年主要抓的是信息披露,而不仅仅是关注企业的利润。IPO的机制已经得到了改善,有关新股热潮的局面得到了抑制,新股的发行价已经比原来低了20%。此外,我们还需要改进退市的机制,从而让退市成为一件正常的事情,成为一种常态。我们也鼓励上市公司更多的分红,因为你知道,在中国,确实上市公司股票分红是比较少的。

尤其是对蓝筹公司,比如说300筹份股里面的公司,他们的分红收益率也就是2%多一些,我想只有81家公司的股票分红收益率超过了3%。

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资本市场的建设,我们要建立一个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除了今天之外,已经上市的企业,一开始我们在市场探索的一些交易商之间的场外交易市场,另外我们要推动债券市场的建立,我们建立了一个跨部委之间的协调机制,包括有央行、有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还有其他委员会,有一个部委之间的协调机制。这个里面我们特别重视,我们有一个中小企业的私募债券这样一个新产品,这个叫做中国高收益债券,因为这个里面的风险比较高。现在,也有更多的高收益债券的发放,差不多是80亿人民币的高收益债权,是去年全年的发债量。

我们也讲到QFII的份额要上升,还有加强政权执法工作,而且我们查处的案件率上升了20%。另外,进一步的开放我们的资本市场,这个工作一直在推进。在之前,我们人民币的资本账户可兑换性实际上是很高的,现在重要的一点,就是要重新修订或者是重新定义一些基本的概念,什么是人民币的资本账户可兑换性。因为在这个方面,各个部门有不同的定义方式,因为我们认为人民币是高度可兑换性的,首先这个上面都给大家列出来了,前三行,大家可以自己看。

另外还有一个评估,是我们自己的这样一个评估,也就是说在真正的经济社会当中,按照我们的评估,几乎所有的40个项目都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兑换,当然这个里面你不能说特别平衡,但是,在真正的经济生活当中没有一个东西说是不能兑换的,只是说你定义不一样。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用的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的定义,它不是一个国内的标准。比如说中国人、比如中国的企业。有一千个所谓的中国概念企业,但是这些不是中国企业,这么多上市的企业,他们其实都是外国投资企业。

对个人来说,没有什么资本交易,包括捐助、银行房产的贷款,当然现在,中国在伦敦、纽约、新加坡、包括中国的香港这些金融中心,大陆的人是住宅方面能买的人,但是这些人理论上来说是不能在那买的,因为对这些跨境的交易是有控制的,但是这些人难道不是这些地方的房地产买家吗?特别是中国的香港和澳门,因为本来就与大陆离得非常近,而且人民之间的往来也非常的紧密,而且很多国家有大量的华人社区。所以资本市场已经相当开放了,我们有大量的组合投资,还有外商直接投资。

中国的企业还做大量的期货交易,还有一些衍生品的交易,例如,在伦敦、在纽约,在中国的香港,香港整个证交所60%的市值是中国企业,有的是红筹,有的是大红筹企业,有的是小红筹企业。B股市场对外国投资是完全开放的,从它建立的天开始就是完全开放的。把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我们就会发现至少中国本土和国外上市企业15%的股份是外国投资者持有的,因为许多国家都用这个数字来衡量中国资本市场,这是资本市场开放度的指标,如果你发现是15%的指标,其实中国这个资本市场是相当开放的。因为我们不认为所谓的兑换性就是无控制、无管制的兑换性,任何国家在资本兑换方面都有各种各样的管制,包括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各种各样的管制都是有的。

另外,中国在改革开放方面已经有了巨大的进展和成就,未来我们要继续的推进资本市场的开放,我们要继续实现人民币的全面可兑换性。首先,我们鼓励平衡双向的组合投资,同时也支持双向FDI。第二,我们要使中国的居民在海外市场当中投资更加便捷化,特别是现在QDII的项目推出之后,我们要推出QDII2,有些人说QFII2出了问题怎么办?其实我们前面已经加了一个限定值就是合格的,这些投资者我们首先有一个遴选,不是所有人想投就能投的,首先他要符合一定的资质,也就是说对他有所控制。第三点,要进一步去鼓励中介的服务,更好的去服务跨境的投资。我们鼓励更多的期货企业,或者理财的经理人公司,能够联合去建立一些金融中介机构,现在好像一共有49个了,未来当然我们还可以再考虑让外资有更多的参与,可能未来他们可以控股50%以上。

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答问环节

可思梦(《经济学人》亚洲经济):好,我想大家肯定有许多问题要问,首先我自己先问一个问题,您做主席有15个月的时间,那么在这段时间内,您个人可以说有很多强势改革者的形象,甚至有人把您评论为刮起了一阵改革的旋风,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改革?您的想法是什么?

郭树清:我觉得去年实际上差不多是3.17%的股市增长,这半个月涨了2.5还是多少,这个数字不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现在这个市场可能还在一个转型期,所以,这个我不太好过多评论。但是总体来说,整个市场之前的三年当中可以说是越来越稳定了。我还看到一张图片,在2006年的时候,市场好像猛涨了130%,2007年又涨了97%,金融危机出来之后降了65%,所以,就是大起大落的这样一个情况。现在,市场比较稳定,而且你可以看到这种估值的结构有了很好的改进,大型的企业和其他市场相比,它的估值确实有一些折让,但是已经在好转,对中小企业来说,他们现在的股价其实也在往下走,过去一年都是往下走的这样一个趋势,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专业投资人参与。

可思梦:那么证券市场这个股票市场和您的改革直接相关吗?现在的股票市场这一块有更多的改革吗?如果改革不利,是不是大家都会离开股票市场呢?

郭树清:我觉得两者之间没有直接的关联,我们没办法用股票市场的表现来衡量我们改革的效果。因为这个现在可能有一个定价调整的阶段,但是两者之间有一定的关联度,比如说改革有利、成功,股票市场主要显示的是大家对市场的信心,如果绝大多数人对这个市场有信心,那这个市场肯定要发展,不仅企业可以从里面筹资,而且投资人他也可以获得价值的回报,所以,这两者要平衡好。

可思梦:您好像刚刚参加了亚洲的亚太金融论坛,那边其实也是提到了合资制,国外的机构投资者这个方面的限制好像放松了,放松的步伐还挺大的,现在的话,您有什么样的判断?

郭树清:我觉得现在放松管制并不是有什么特别大的障碍,在过去8年当中,我们是从03年开始提供投资路径,从03年到2011年这8年当中,QFII和外国机构这个投资方案差不多是300亿美元,去年我们把它提到了500亿美元的额度,和之前8年相比,其实是一个猛增,但是与整个市场的容量相比,其实份额还是非常小。

RQFII刚刚做了三个月,现在是2700亿人民币,主要还是香港回流到国内的。

可思梦:那现在这些外国机构投资者,我们假设把他成为市场的稳定者吗?有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稳定了这个市场?

郭树清:有证据,因为作为QFII和RQFII,QFII是的,特别从2003年开始,我们发现他们稳定了市场,个,我们选的都是大型的、管理完善的企业,特别是企业治理比较好的,它和其他平均的机构投资者相比要好一些,第二个,他们持有的周期更长。在这个市场当中,挣钱不难,只要你真的搞投机,你去炒作,快买快卖,在这个市场当中,如果大家都蜂拥而至来买,你就卖,如果大家都卖的话,你可能要逢低吸入,如果搞这种波段,其实挣钱并不难。但是QFII的投资者他们没有短期的盈利压力,并不是说非要在中国市场短期挣多少钱,又不存在个人听到什么传言就开始抛售之类的,所以他们持有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可思梦:下面,我们看一下我们的听众有没有问题要问。

提问:郭主席您好,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中国股市的表现不好,很多人认为是中国市场里面有很多不太好的公司,但是证监会主席一直在推,说不好的公司要退市。现在市场上有很多人讲,2013年是不是有很多公司要退市,我想问一下,2013年要退多少家,您心里有这样一个数量指标吗?谢谢!

郭树清:谢谢你的问题,你提的问题很重要,我们确实从2013年开始,经过修改完善的制度,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不具备上市条件的公司中止上市,新的制度和以前不一样,以前的退市指标主要是三年连续亏损,这是《证券化法》的规定,现在我们增加了一些市场的指标,比如说股票的价格低于面值,比如说它的销售额低于一定的指标,比如说净资产为负,这都是退市的指标。当然,我们有一个过渡期,任何一个法律的执行必须有时间,不同的标准给企业有不同的准备时间。所以,从今年开始,我们确实要实行这个制度。但是,我们没有计划,没有指标,所以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企业。谢谢!

可思梦:那么我再跟着问一个问题,退市的问题是一个比较开放的想法,干吗要管呢?如果说这个公司的股票很差,就让大家用脚投票,干吗我们证监部门还有一个退市政策?

郭树清:因为世界上有两套系统,一个是纽约有一个退市政策,香港这边有一套退市政策,我觉得这两套退市政策都有自己的优劣。从理论上来说,你说让市场用脚投票,你说你表现很差,这个价格炒不上去。但是这个之前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个市场必须是一个成熟的市场,这个市场是一个理性的市场,他们知道这个企业差,他们知道这个企业怎么回事,知道这个企业财务的具体情况。但是在新兴市场当中,我个人觉得可能还达不到这个层次,特别是比如说我们有这么多的秃鹫投资者,还有各种各样的散户,散户根本不知道这些企业怎么回事。你即使想把这些信息传递给散户,他从什么渠道获得呢?所以根本没有这种渠道,所以用脚投票行不通。

甘肃电线电缆
云南镀锌管
小礼服租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