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驻珍宝岛部队住第五代营房配北斗定位设

2019-03-21 13:21:36 来源: 贵州信息港

从209高地远眺珍宝岛官兵们在英雄树下宣誓 2月2日农历大年三十这天,正是万家团圆之时,我却向着珍宝岛出发了,我要到那里同战士们一起过大年!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市东北部,面积仅有0.6618平方公里,因其两头窄中间宽形似古代的元宝,故此得名。1969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块弹丸之地发生了一场震惊中外的武装冲突,小岛也从此举世瞩目。 军用勇士越野车奔驰在茫茫林海雪原间,5米宽的水泥路如今早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只留下路中央被木材运输车碾轧出的一条两米多宽的车道,好在冬天运输车辆较少,避免了一次次错车的麻烦。即便如此,司机班长还是警惕地握紧手中的方向盘,稍不留神越野车就会滑出车道,有惊无险地冲进道路两侧厚厚的积雪中。 距离珍宝岛越来越近了,雪道上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越野车没有左拐驶向珍宝岛,而是直接开往了距珍宝岛不足3公里处的209高地。登上这个制高点远眺,冬日里冰封的乌苏里江像一条银白色的绸带,缠绕在群山峻岭间,而银装素裹的珍宝岛,静静地躺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祖国怀抱一侧。在岛上成片的枯树丛林中,隐约看见几座房子和一面飘扬的五星红旗,心情不由激动起来,那里,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了。 一 下了高地,越野车继续前行,几分钟后就到了江岸边,隔江相望,珍宝岛上空的天是那样的蓝,哨所大门上“中国珍宝岛”五个流金溢彩的大字,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夺目,庄严的国徽和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显得神圣不可侵犯。 100多米宽的内河早已厚厚地冻上,冰面上有一条蜿蜒的小路直接通往哨所,我们因此也免去了开江期依靠摆渡登岛的麻烦,直接踏着冰面上岛。站在哨所门口的哨长毛健已经等候多时,热情地握着手说:“欢迎到珍宝岛做客!” 岛上官兵们居住的营房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在阳光的照射下,颇有一种雪乡的味道。官兵们如今居住的房屋是岛上的第五代营房,

我国驻珍宝岛部队住第五代营房配北斗定位设

这是一个欧式风格砖石混凝土结构的三层“小别墅”。哨所大门的房檐下挂着两个火红的灯笼,两侧贴着官兵们自己创作的春联,“宝岛胜地铸宝岛精神展宝岛风采,英雄哨所创英雄业绩育英雄传人”,横批“丹心报国”。 哨所的立柱上画着两道红线,分别标示2000年和2010年,毛健排长介绍说,这是这两个年份哨所发大水时的水位。位于江心的小岛,每年都会面临洪水袭击的危险。2010年5月,乌苏里江遭遇十年未遇的特大洪水,江水漫过堤坝,将营房的一楼都淹没了,岛上做饭只能用江水,大家经常拉肚子,上厕所也成为头痛的事。电力也断了,无法看电视,听广播成了官兵们了解外界情况的惟一方法。就是在这种无水、无电的条件下,排长带着几名战士在不足30平方米的二楼空间内,整整生活一个多月,日夜陪伴着江水上空那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 与哨所以前的石制、炮楼式、砖砌营房相比,如今的第五代营房已经相当不错:洗澡房、卫生间、俱乐部、图书室、健身房等现代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我走进哨所的厨房,一股香气迎面扑来,官兵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准备年夜饭。 “今天晚上做几道菜呀?”我笑着问道。 “十二道菜!原计划做十个,知道您来了,又加了两道!”一位操着南方口音的上等兵回答说。 可别说,年夜饭还挺丰盛,有烤板鸭、炖肘子、红烧茄子、糖醋鲤鱼、炖鲫鱼、炸虾仁、凉拌花生米、小葱豆腐、炒青椒等。“现在的伙食条件好多了,据说岛上以前总吃白菜、萝卜、土豆‘老三样’,如今是顿顿不重样,连队每周都来送一次菜,基本上能保证是新鲜的。这次过年,团里还专门送来了春节慰问品,今天年夜饭的猪肘子、牛肉、虾都是领导送来的。”毛排长站在一旁说。 在厨房一角,有一套价值10万元的进口净化设备,是驻地政府赠送给守岛官兵的。早哨所没有水井,官兵们只能常年喝江水,江水中大肠杆菌和含铁量严重超标,官兵们经常拉肚子。从2000年开始,哨所配备了台净化设备,如今这台已是第五套净化设备,哨所的官兵终于喝上放心的纯净水。 太阳悄悄落山了,珍宝岛上显得更加寂静,当十二道菜快上齐时,官兵们请来了三位客人,他们都是附近的渔民,官兵们邀请他们前来一起过大年,这也是哨所多少年来的一项优良传统。桌上无酒,大家就用饮料代酒,共同举杯庆祝,相互表达着新年的美好祝福。 吃完晚饭,春节联欢晚会就要开始了,士官张雨却不见了,我在距离哨所不远处灰尘弥漫的锅炉房里找到了正在扒炉灰的他。听官兵们说,年三十晚上的锅炉常常都是张雨来烧的。“烧锅炉这活儿太脏,我又是老兵,今晚就让他们高高兴兴看春晚吧。”张雨说。 哨所位于江心小岛上,四面受风,室内保温效果不是很好,宿舍内的温度只有15摄氏度左右。张雨突然兴奋地说:“就在年前,部队长侯庆彬上岛来看望大家,告诉我们等到今年春季,要给哨所加保温层,更换新锅炉和暖气片,明年冬天哨所肯定会更暖和了。” 重新返回哨所,感觉室内真是暖意融融。毛排长正带着三个战士包饺子,我也赶紧加入其中,大家一边包饺子,一边看着42英寸大彩电上的春晚。 当农历新年的钟声敲响时,小小的哨所内沸腾了,喜庆的鞭炮划破了子夜的宁静,新春的水饺也在锅里热腾地翻滚,大家互致新春的问候,细心的毛排长还将准备好的红包拿了出来,“快来拜年,排长给你们发红包了。”小伙子们一下将排长团团围住,一句新年的祝福,换取一个红包。“我的5元!”“我的才1元!”“我的10元!谢谢排长,祝排长新春快乐!” 二 一觉醒来已是大年初一,毛健排长告诉我,一会儿7点整哨所将举行升旗仪式迎接新年! 清晨的哨所江风凛冽、寒气逼人,气温达到零下20摄氏度,天空还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官兵们却全部脱下大衣,卷上帽耳,身着冬常服,举行庄严的升旗仪式。 国旗台位于哨所前方的草坪内,旗杆足足有40米高。为迎接农历新年,官兵们专门准备了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毛健排长带领战士们列队整齐,当护旗手代亚勇将国旗从怀中抛出时,官兵们高唱起雄壮的国歌,那面五星红旗迎着朝阳冉冉升起,高高飘扬在哨所上空。 每逢重大节日,官兵们都会举行升旗仪式。在哨所内的一个铁皮柜里,毛健排长捧出厚厚一摞泛白的旧国旗,足足有四五十面,这些国旗是一代代哨所官兵守边奉献的见证,它们成了哨所官兵的传家宝。 在铁皮柜里,我还发现了一本哨所风采录,前言中记录着这样一段话,“‘祖国利益高于一切,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珍宝岛精神,成为激励一代代哨所官兵建功边防,无私奉献的思想之‘魂’,动力之‘源’,哨所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2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5次;2008年被黑龙江省军区评为‘红旗哨所’。” 吃过早饭,哨所官兵迎来了春节的位客人,部队政委梅来昌赶来看望官兵们,他给官兵们送来了新春礼物,梅政委还要参加官兵们新春次环岛徒步巡逻勤务。 出发前,毛健从库房里取了一瓶白酒。在哨所,官兵们是不允许喝酒的,但大家总会买上几瓶白酒放在哨所内,在特殊的日子里用来祭奠先烈。珍宝岛上有一棵英雄树,当年英雄杨林就牺牲在这棵榆树下。后来官兵们为了纪念他,便把这棵树起名叫“英雄树”。巡逻组来到英雄树前庄严宣誓,毛排长将白酒倾倒在英雄树周围,然后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如今,这棵粗壮高大的老榆树上依然能看出弹片刮擦的痕迹,每年清明节都会有驻地小学生前来瞻仰英雄树,并将胸前鲜艳的红领巾系在树枝上。边防官兵中也流传着“不上珍宝岛不算到乌苏里江,不到英雄树下留个影不算上珍宝岛”的说法。 巡逻组出发了。官兵们在没膝深的积雪中前行,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艰难跋涉中大家密切注视着边界的风吹草动,并使用北斗执勤设备进行卫星定点定位,将巡逻情况上传至上级。不到三公里的巡逻路程,巡逻组整整走了两个多小时。返回哨所途中我才有机会和毛健排长交流。 “这次巡逻执勤发现什么异常吗?”我问。 “一切正常,现在中俄睦邻友好,边境地带也非常和谐安宁。” “每次徒步巡逻都这么艰难吗?” “今年的雪比往年都要大,岛上平均积雪深度有80厘米,有些地段积雪有一米多深,这些还不算啥,如果赶上前一阵零下40多摄氏度的严寒,再遇上‘大烟炮’(每年农历三九前后,暴风雪刮得天昏地暗,东北人称这种情形为‘大烟炮’——作者注)天气,那才叫考验。” 回到哨所,我直接上了三楼,陈健伟副班长在室内值班,只见他坐在视频监控器前,轻轻摇动手柄,边境路段的一草一木尽收眼底。刚才我们巡逻执勤的画面,还被他进行了实时监控录像。 执勤刚刚结束,哨所的小伙子们顾不上休息,便戴上体能帽,开始到雪地里踢足球了,这不仅仅是春节里的一项游戏活动,也是冬季守岛官兵的一项体能训练。 官兵们滚了四个大雪球,制作成两个简易的球门,然后就开始上场“拼杀”。穿着大头防寒靴,别说控制球,跑起来都困难,江面上覆盖着积雪,一脚下去就陷入20多厘米,足球也常常被雪粘住,大家抢呀,冲呀,撞呀,也没有了踢球的规则,只认准一个理儿,进球就是硬道理。我一会儿被撞个仰八叉,一会儿又一头扎进雪里,江面上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40分钟的比赛延时到70分钟,官兵们还意犹未尽。比赛结束还是老规矩,赢的一方晚上休息,输的一方负责做晚饭。 看着官兵们捧着足球兴高采烈地回到哨所,毛健排长说,冬天受场地限制,官兵们只能开展雪地足球、雪地百米接力、滑雪等训练课目,每天晚上大家还要在室内进行俯卧撑、仰卧起坐等体能训练。“刺激的还要说‘雪浴’,大家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低温下,赤裸着上半身,将白雪涂擦在冻红的胸膛、脊背上,那才是考验哪!” 三 冬日里的珍宝岛哨所,除了皑皑白雪,陪伴官兵们的只有那几十棵叶子凋零的老柳树。这个季节,官兵们面临的挑战不是物质上的匮乏,而是精神上的寂寞。 正因如此,毛健排长精心设计了不少活动内容,让大家过个充实的新年。从可以在室内举行的扑克、台球、猜谜、CS大赛,到室外雪地足球、拔河、雪雕等,每一项活动都设置了奖品。 哨所二楼的墙壁上,挂着十几幅官兵们自创的书画作品,虽然有些作品还显得粗糙稚嫩,但这也是官兵们戍边不忘成才,消除寂寞的一种好方法。现如今,哨所创办的“珍宝岛夜校”已坚持有20多年,每天在训练执勤之余,哨所就开设计算机、写作、书画、乐器等学习班。近几年来,先后有4任哨长考上研究生,3名守岛班长被保送入学,6人考上军校,12名守岛战士获得了计算机等级证书。 就在大年初一的晚上,哨所官兵们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拜年活动。大家围坐在电脑前,忙着把哨所的美丽风光照片制作成独具特色的电子贺卡,配上祝福的话语,通过邮件发给远方的战友。 一根线所带来的神奇远不止这些,2007年八一建军节这天,线终于通到了珍宝岛哨所,从此,官兵们每天可以利用军轻松获取的资讯。当年年底,官兵们就建起了哨所自己的站——珍宝岛红。闲暇之余官兵们还搞起了文学、摄影创作,如今,哨所官兵们人人都有作品在络上发表,管代亚勇更是一枝独秀发表了十几篇,哨所里的边防官兵也成为充满时尚气息的“络达人”。 2月4日是大年初二,这是我在哨所的第三天,下午3点“新春恳谈会”准时开始了。 六个人围坐在会议室里,我问大家是否想家,几个战士都笑了。他们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难免的,但手握钢枪执勤在哨位上,望着眼前的界江,看着庄严的界碑,心中陡然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和感,就不想家了。 我发给他们五张纸条,请他们写出自己的新春梦想。战士们写下的是: 我想转上士官,继续守卫着珍宝岛。 我想考上军校。 我想守好岛,得到领导的认可。 我想休假回家看父母。 我想回家结婚。 …… 就在大年初二这天,哨所迎来了两拨客人,他们都是慕名远道而来的。其中之一是一位30多岁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专门来看珍宝岛。另一拨是一家老少五口人,他们是从广州到黑龙江过年的,一家人专门打车到这里来看看,老人说一是了结多年的夙愿,二是对子女进行一次国防教育。 正月初三,放鞭炮,吃饺子,送大年。我也要离开珍宝岛了。我也曾是一名守岛的战士,的遗憾是未曾在哨所过个大年,这个冬天我终于如愿以偿。挥手向站在哨所大门口的5位官兵告别,重新走在冰封的江面上,我一点也不觉得冷,不禁大步向前,高声唱起那首永恒的《珍宝岛之歌》,“滔滔的乌苏里江,英雄的珍宝岛……我永远站岗在珍宝岛上!” 回望皑皑白雪中的哨所,珍宝岛的冬天真的很美……

©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