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伙伴

2019-09-26 01:39:04 来源: 贵州信息港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伙伴

常飞白盯视尹太罗的时候,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厉色,这让尹太罗不禁心中一惊,虽然面上依旧常态,但是那一丝难以被人捕捉的慌乱还是化作了他嘴角的微微抽动。

审视片刻之后,常飞白没有如众人预料的那样出手与之相博,而是轻描淡写地对尹太罗回了一句:“随便你好了。”

然后,转头朝人群身后的拾荒者说道:“喂,小河童,跟紧我,我可不会停下来等你哟。”

“喳喳!!”

被常飞白叫做小河童的拾荒者听到召唤,急忙伸手去推搡众人,众人急忙暗暗惊呼着向两边忙不迭退去,一者是怕怠慢了招致常飞白的痛下杀手,但更主要的却是生怕小河童那双脏兮兮的双手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就这样,常飞白带着他新收的手下淡定地撤出了众人层层围观的包围圈,只留下一群好事之徒还站在雨中议论纷纷着。

“你说那家伙带走那只怪物之后会不会杀了它?”

“说不准的哟,兴许是为了吃了它吧?”

“那么恶心的怪物,他会吃那么恶心的怪物?”

“强者都是有奇怪癖好的,说不定他也不例外。”

“那人到底是谁,居然连隔壁班的副班长——长刀白鬼都给随随便便给秒杀了。”

“他?好像是快枪手尹太罗班上的吧,是个很喜欢独来独往的怪人,似乎是叫常飞白……是这个名字吧?”

“就是昨天一个人将白玉虎唐祯灭掉的常飞白?”

“他……他就是常飞白?好恐怖的身手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伙伴

,他应该有保留实力吧?”

“如果他真的是常飞白,应该没有施以全力。可恶,居然这么强!”

“那是自然咯,凭一己之力单杀白玉虎唐祯的实力岂是儿戏,那唐祯你们可曾见识过?别说是大一年级,就算是与之同级的大二年级,能与唐祯正面硬憾的,整个求道学院里怕也不会超过百人。”

“唐祯我是知道的,人称如玉虎般的男人,实力绝对可以跟大二年级的杀神们相提并论,不过话说,常飞白真就这么恐怖?单杀唐祯这种事怕是凭喉舌混饭吃的人凭空杜撰的吧?”

“没文化,真可怕,没见识,更可怕!常飞白单杀唐祯就在昨天,我可是在现场亲眼得见的,唐祯连大招都开了,整座楼凭空捅出一块好大的冰晶呢,常飞白就站在上面,唐祯到死都没走出那栋楼,据说早就变成冰块碎成渣子了。”

“没错,昨天我也在现场,我可是专业围观小能手,人称:五毛平天下。话说我正给不明(这都和谐也太没必要了吧)真相的围观同学兜售瓜子板凳时,就听得一声巨响,你知道吗,煤气罐爆炸怕是也不会有那么惊心动魄,整个地面像是嗨翻了的瘾君子,过了好半天才平息下来,等我从地上爬起来时,嘿!你能想象么?巨大的冰晶,足有一艘中型舰船的船头大小,破出外墙,就像……喏,就像你身后的那个好基友,跟他到现在还没拉上裤子拉链的状态很有几分神似。常飞白就站在上面,迎风而立……哦!谢特!我的个老天,你的好基友刚才都对你做了什么!你的屁股……”

“好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额,我们还是祝他们幸福吧。总之,常飞白是个恐怖的存在。不知道你们留意到没有,刚才他用的那把剑似乎就是传说中被诅咒的不祥之剑——长生莲!话说这可是大二年级大杀神级别的火龙飞展专属利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难道不知道么?常飞白就是大杀神火龙飞展的亲弟弟,他弟弟继承这把剑绝对是理所应当的咯。不过依我看,刚才常飞白的那把长生莲绝对是一赝品,据我所知,火龙飞展被学生会就地正法之后,这种违禁品自然是不会就这么随便流落到校园里去的,尤其还是火龙飞展的弟弟,学生会会有这种疏忽?你们当学生会的人都是白痴么?”

“那你说那把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向前辈致敬的意思咯?这谁能猜得到呀!”

尹太罗静静地站在阴雨中听着众人的议论,半晌没有说话,虽然身旁有专人为自己打着伞,但难免还是有几颗雨滴乘风打在了尹太罗的脸上。他的心情很复杂,尤其是在刚才,他亲眼目送着常飞白带着小河童远去,而不是蛮横地选择硬闯自习室,内心不禁一阵阵地翻涌,说不上来的感觉,也许有欣喜,也许有愤怒,但更多的居然却是失落,他知道,常飞白要离开这个班了,也许早就已经打算离开了吧。

对尹太罗来讲,班上少了常飞白这样的强力竞争对手绝对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但是真正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从长远看来未必是一件好事。首先,常飞白的消失与否并不是尹太罗的主观意愿所能左右的,倘若常飞白是被尹太罗淘汰掉的失败者,那么其去留自然不是什么值得留意的事情,而这件事的关键就在于,常飞白是以一种不败者的身份自愿离开的,尹太罗根本就没有征服他,领导这个班级的尹太罗根本就没有到达那个应该具有的高度,所以常飞白的主动离开其实也暗喻着尹太罗的失败。

其次,尹太罗实力不足以领导一个班级所导致的问题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内讧,当稳固的鼎立局面或对峙局面变成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群雄争霸,那这个班的将来必定令人堪忧。虽然目前来讲,尹太罗用强硬手段凝聚了整个班,但是随着日后的发展,这些唯唯诺诺的大一新生早晚会发现,这个一直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尹班长其实就是个没有升级机制的小怪BOSS,当他们有能力对这个潜力几乎为零的前辈痛下杀手时,这个班的战国时代也就宣告着拉开了序幕。

最后一个让人堪忧的问题,也是最迫在眉睫问题,一个班的生存能力,凝聚力和在校地位的高低往往并不是依靠单一次元的界定,团队协作无懈可击者,仅仅仰仗一两个强者就跻身前列者,两种都有。前者需要长期的磨合和凝聚,这是一支成熟团队的本质,也是这一种班级的价值沉淀。而后者的优越性却在于立身和崛起的速度都要远超前者,但是命脉全系寥寥二三强者,整个班级的崩塌也不过是眨眼的事情,正如常飞展的火龙班。

不过眼下的尹太罗所率领的班级却要比火龙班的生存能力还要令人堪忧,本就强者匮乏的班级如果再走掉一个新近崛起的常飞白,那这个班迟早都会因为战力疲软而被其他势力吞并。

个人潜力决定了个人能力局限,个人能力局限决定了自己迟早要被人赶下神坛,没有绝顶强者压阵的同时也无法做到凝聚向心,这必然会让整个班级沦为别人嘴里的肥肉。这三点相加,于内于外,尹太罗的前景已然注定了落魄的结局。

想到这里,尹太罗黯然地对众人摆了摆手,率一众同班追随者浩浩荡荡地回了自习室,后话不提。

话说常飞白领着这个几乎跟癞蛤蟆一个品种的小河童漫步前行出很远才在一栋教学楼下停下了脚步,驻足不长时间,一个熟悉而又高大的身影从门厅里走了出来,那人正是沈泽川。

沈泽川依旧穿着一件宽大的带帽衫,帽檐拉得很低,旁人根本无从得知他的样貌,不过真若有人好奇,执意一探究竟,那沈泽川绝不介意用那张死人脸跟他说:“晚安,好梦!”

沈泽川没有理会常飞白身边的小河童,而是直接走到常飞白的面前,俯身平静道:“你说的靠谱的人就是这么个货?”

“它救过我的命。”常飞白说。

“它也会要了你的命,”沈泽川摇摇头:“飞白,我们的时间还不至于紧迫到让你饥不择食,这件事你认真一点没坏处。”

常飞白认真道:“我没有开玩笑,就目前而言,我所能绝对信任的除了你之外,只有它。我现在选择它,就好像你当初选择我一样,你懂我的意思。”

沈泽川歪歪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常飞白:“你确信?”

“是的,我确定,”常飞白深吸一口气,说道:“早在你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它,本以为找它会颇费点工夫,但实际上……好吧,实际上确实是费了点工夫,为了它,我杀了一个人。”

“嗯,这下你可就成名人了,”沈泽川笑道:“趁唐祯这件事还没冷却下来,你再添把火,做得漂亮!”

“唉,川哥,别用这种口气损我了,”常飞白沮丧地说:“我也是没办法呀,如果当时我放任不管的话,这家伙可就性命不保了。”

沈泽川笑着摆摆手,说道:“你误会了,我没别的意思,你做的确实很漂亮,现在这个阶段我就是要让你的声势做大,只是声势,利用广告营销的策略,短时间里这不是什么难事,你对经济学及其拓展层面的东西难道没一点兴趣么?对赚钱也没兴趣?亲,你听说过隆力奇和安利么?”

“……”

沈泽川干咳了两声,继续说道:“好吧,既然这样,这件事的几个要件就算是全部齐备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承德治疗白斑病费用
承德治疗白斑的医院
承德治疗白癫风医院
承德治疗白癜风方法
承德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