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星神 第756章 闫狼的秘密

2020-02-15 19:37:35 来源: 贵州信息港

不朽星神 第756章 闫狼的秘密

“元聿、秦烈、斩风,明人不说暗话,今天的事你们应该也能猜到一些吧?”闫狼问道。

“今天的事?”秦烈故意装作不解,道:“今天什么事?将军,你这话说的糊里糊涂的,我们是一点都不明白啊!”

闫狼苦笑,他知道秦烈这是故意在为难他

,可是这也怪不得秦烈,毕竟是自己没有说清楚,又怎么能要求别人呢?

“秦烈,你们是元宗的弟子,对不对?”闫狼目光灼灼的看着秦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秦烈笑问。

本来听到秦烈说是闫狼心中就是一喜,可是听到后面的话顿时笑不出来了。

“秦烈,我是真心有事求你们,若你们不是元宗的弟子,知道这事以后反而会给你们带来麻烦,我只是不想你们被牵扯进来而已!”闫狼苦笑。

“不想我们被牵扯进来?”秦烈挑眉,道:“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会被牵扯进来么?从你离开你的帐篷开始,这件事我们就说不清了!你以为你不说就这么离开他们会相信我们不知道么?别那么天真或者……别装的那么天真了!闫狼,你能做到二十七营的将军,应该不是个糊涂的家伙,如果你是,那还是趁现在还活着赶紧给自己死后埋在哪儿挑个好地方吧!”

闻言,闫狼目光一暗,道:“秦烈,我……我真的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呵呵……”秦烈冷笑。

木斩风看不下去,道:“将军,你还是先站起来吧,这样跪着也不像话,我们可是你麾下的将士,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他们会怎么想?”

闫狼一愣,他还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秦烈三人是元宗的上士,应该能给他提供点帮助,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好出此下策。

“闫狼,我们也不和你废话,你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至于我们是不是元宗的弟子,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秦烈不客气道。

对于闫狼,之前秦烈的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可是现在他却对闫狼十分的厌恶,真不知道这个婆婆妈妈的家伙是怎么成为二十七营的将军的!

“我的父亲是平妖侯!”终于下定决心,闫狼缓缓说道。

听到闫狼的话,秦烈的眉毛微微挑起,但是并没有开口。

“虽然我是父亲的第一个孩子,但是因为母亲并不是祖母设想中的儿媳,所以生我的时候父亲并没有迎娶母亲进门。或许是因为我和祖父有些相像吧,祖母对我十分的疼爱,母亲才获准进入平妖侯府,可是地位依旧很低!

五岁的时候我的命星被引亮,当时整个平妖侯府都沸腾了!毕竟五岁就能引亮命星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当时我被认为是整个侯府的荣耀!那个时候元宗也向我伸出了橄榄枝,但是因为年纪太小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参加元宗开山招徒!

祖母的意思是等我年满七岁的时候再进入元宗也不迟,因为当时我展现出的天赋,所以进入元宗被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

想起当时的场景,闫狼面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通常这样的事情都会伴着但是!结合你现在的状况,这个但是是一定的了,说吧!”秦烈慢悠悠地说道,只是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冰冷。

“没想到还未满七岁,祖母意外去世,身为长孙,父亲又长年在外征战,我只能替父守孝三年!可是那三年里就出了问题!”闫狼的嘴角再次流露出一丝苦涩。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失去了和命星的感应!那时候我还小,心里慌张,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还让母亲赶快告诉父亲请大夫为我医治,直到现在我依旧无法忘记母亲当时惊恐的神色。”闫狼的眼神迷离,缓缓道:“母亲吓坏了,她的孩子是被命星抛弃的人,如果这件事被大夫人知道了她一定不会让我们母子好过的!”

深吸了一口气,闫狼接着说道:“因为祖母的疼爱和我自小展现出的天赋,整个平妖侯都已经把我当作了侯府的继承人,祖母甚至留下遗嘱指明要我继承父亲的爵位!大夫人当然咽不下这口气!可是我那个时候是天才!是将要进入元宗的人!她不敢对我和母亲做什么,可是若是别她知道我的情况,她一定会杀了我和母亲!

我们把这件事瞒了下来,等父亲回来想办法!因为这件事情太过重大,我们信不过任何人,那一段时间里我的性格也变了很多,导致府中很多人都很讨厌我!可惜,那段时间里妖族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几乎没有停歇的攻击人类!父亲身为平妖侯,根本不可能回家!

时间过的很快,虽然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依旧没有通过元宗的开山试!”闫狼轻笑,眼中不知道是悔恨还是其他。

“没有进入元宗,这个结果让很多人意外,但是大夫人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并没有对我说什么难听的话,甚至还严惩了那些对我冷嘲热讽的人!虽然没有进入元宗,但是因为小时候的‘天赋’,我还是成功进入了一个在我大乾还算是上等的宗门,那个时候我还做着能够成为星空修士的梦,真是可笑!”

“不!一点都不可笑!”秦烈严肃道:“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我非常崇拜的人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有梦想没有错!错的是你的选择!”

闫狼一怔,他真没有想到秦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不是很讨厌自己么?

“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我和命星失去感应的事被揭穿,被驱逐出宗门,不但如此,我也永远无法再回侯府了!母亲……也被他们逼死!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在我的面前!”

想起母亲的惨死,闫狼的双眼通红,握紧了双拳,整个人隐隐都在颤抖。

“我以为母亲的死都是因为我!可是后来我知道了!不是我!全是他们害的!甚至我会和命星失去感应也是他们害的!”闫狼低声吼道,颈间的青筋迸现。

“可以了,话说到这里我们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想要什么?替你杀了大夫人?”秦烈问道。

“你们……能不能帮我重新和命星有所感应?”闫狼尝试着问道,这是他心底最期待的。

听到闫狼的话,秦烈沉默了,木斩风同样也沉默了,说实话,他们还真没有办法。

见到秦烈和木斩风的脸色,闫狼的心也沉了下去。

还是不行啊!这么多年来,他尝试过无数次,可是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现在终于遇到了元宗的弟子,可是元宗的上士也无法解决他的问题。

“解决你的问题,我们有什么好处?”

出乎意料的,从闫狼进门后一直沉默的楚元聿竟然开口,而且听他的意思显然是有解决闫狼问题的办法。

“只要能让我和命星恢复感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闫狼激动的声音都在发颤,他等这一天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楚元聿睁开眼睛,道:“让你做什么都可以?”

“是!只要能让我重新和命星感应,我做什么都可以!”闫狼赶忙说道。

“削籍为奴!包括你的子孙后代,你可愿意?”楚元聿冷道。

闫狼一怔,他没想到楚元聿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能换个条件么?除了这一点,其他的都可以!”闫狼说道。

楚元聿冷哼一声,直接闭上了眼睛,看都没看闫狼一眼。

一抹失望从闫狼的眼底划过,若是只有他,闫狼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是若是子子孙孙皆为奴籍,他必须要考虑清楚!

本来以闫狼的性子是不会成婚的,可是偏偏他又答应过母亲,这些年闫狼之所以这么拼,其实也有逃避的意思,他想着要是哪天死在战场上,他就不用成婚了。可是老天好像特别喜欢给他开玩笑,闫狼越是拼命他就越死不了!不但如此,因为军功的积累,慢慢的闫狼成为了二十七营的将军!

闫狼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的子孙世代为奴,可是这样的机会又实在是难得,如果他不抓住,恐怕这一辈子都不要想报仇了!想起今天白日里发生的事,闫狼的心中就不由得苦涩起来,他当然知道是谁安排的伏击,除了他那个温文尔雅的二弟,还会有谁呢?

闫狼的二弟严正卿和他的母亲一眼都是城府极深之人,没有人能看清他们的真面目,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其他人又如何能看清呢?

“是我没有这个福气吧!”长叹一声,闫狼落寞道:“都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不能因为我的原因让我的子孙后代背负枷锁!我……放弃了!”

“放弃了!”三个字从闫狼的口中说出来,秦烈注意到他甚至落下了眼泪。

“既然有了决定就走吧!不要碍眼!”

听到闫狼的答案,楚元聿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闫狼苦笑,冲秦烈和木斩风点点头,踉踉跄跄离开了他们的帐篷。

“师兄……”

“闭嘴!睡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