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廣電也是反壟斷繩子上的螞蚱

2019-05-03 11:19:29 来源: 贵州信息港

摘要:電信反壟斷的核心癥結,不是電信改革,而在廣電改革;廣電假裝事不關己,坐而論道,有違“反壟斷”初衷。2010年初,轟轟烈烈開場,大張旗鼓鳴鑼的三融會,如今在各方的固步自封中,幾乎已經成了一個笑話。三融會在國際上早已不是問題,只有在中國,這成了一個難解的政策問題。

电信反垄断的核心症结,不是电信改革,而在广电改革;广电伪装事不关己,坐而论道,有违“反垄断”初衷。2010年初,轰轰烈烈开场,大张旗鼓鸣锣的三融合,如今在各方的固步自封中,几乎已成了一个笑话。3融合在国际上早已不是问题,只有在中国,这成了一个难解的政策问题。

业内有人戏称,这是问题吗?这不是问题,因为技术大潮滚滚而来,挡都挡不住。这不是问题吗?这又是问题。因为神仙打架,百姓遭殃。你正吃着火锅唱着歌,看着IPTV,信号说掐就掐。

而就在此时,在国有垄断领域又亮出了电信反垄断的剑,同样轰轰烈烈开场,前几天电信联通刚向发改委低头认错,答应整改,三大运营商有和解之势,紧接着广电总局科技司(科技司是广电总局负责牵头3融合的部门)又出来在媒体上表态,反对发改委中止调查。热闹的舆论中,事情背后的利益争斗格局日益清楚,道理也变得越来越简单。

电信垄断现状有待改善,有待改革,毋庸置疑,但寻觅改革的出口,已不能局限于电信运营商本身,而是在更大的行业产业链和移动互联发展趋势下的更高层面的改革。其中,核心症结,不在电信,也无法仅限于电信,而在广电,也绕不开广电。

电信改革走到今天,已不得不反观已经陷入僵局的三融合改革和广电改革,这三者已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缺一不可。广电伪装事不关己,坐而论道,有违“反垄断”初衷。

为什么说,广电改革是核心关键。其一,广电改革已系于三融会改革成败的关键。3融会是一个“双向进入”改革,政策支持上的不对等暂且不说,真正难的关键,在于广电和电信二者发展的严重不平衡。广电从产业发展规模、技术发展能力、体制开放程度都远远落后于电信,这种不对等的融合改革之中,广电应该,也必须先一步开放式改革。

其二、原本政策明晰的广电台分离,自三融合政策推出以来反而进入迷茫期。政企不分,台不明的关系,使得广电和电信的隔阂不断在加深,而不是缩小。

其3,广电自身NGB“大专”计划遭到了业内外强烈反对,国家有线公司迟迟不决,从今年9月就传挂牌到现在无消息,直到日前有消息称,这一挂牌将推迟到2012年底。有线一省一的整合计划,表面宣布已于2010年底实现,但实际是名不副实,四级办体制下的痼疾根深蒂固。没有一场伤筋动骨的大改革,广电要推动其他相关层面调整,有如缘木求鱼。

其四、将监管与产业发展分离,已是重要,逾越更高层面的融会监管机构,需要广电的“业分离”。问题就摆在那里,互相担心什么,畏惧失去甚么,彼此心知肚明。

对于此次中国社科院提出的反垄断思路,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曾表示明确反对。他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即打破垄断必须要业分离。而广电本身不进行改革,或由行政划拨、或由重复建设,直接进入的后果,不过是用一个更大的从络到内容再到互联的纵向垄断企业,去取代现在相对寡头竞争的行业垄断。“这是一个更坏的结果。”阚凯力直言。

阚凯力分析认为,以引入有线竞争来打破宽带垄断的设想是不可行的,这也是美国1996年《电信法》犯的大毛病,事实证明也是失败的。“的管理办法是把天然垄断部分与可竞争部分分开。比如,将电信与广电系统的接入络从其他业务中剥离,成立独立的、保持微利甚至依托政府补贴的非盈利公用事业企业。这样,就使互联和其他业务可以在公平的条件下充分竞争。”阚凯力提出的方案尚需探讨,但方向明确,即市场的归市场,监管的归监管,不可混为一谈。

三融合推进政策基调里,广电负责播控平台的争议仍在行业内蔓延,并成为阻隔部门利益,互相难以协调的重要原因之一。早在今年3月2日的《人民邮电报》上,中国电信(微博)集团公司监管事务部罗明伟公然直言“集成播控权归广电部门所有”的政策已开始引发三融会经营主体对“市场运作和产业发展究竟是向市场化运作靠拢,还是会更多地向政企、政事合一色彩的模式靠拢”的担忧。

由此,不难看出,广电改革本身,正极大影响着下一轮电信改革的方向,特别更高层面融合监管机构构成的可能性,此前提是广电的政企分离。

今年初,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曾对者表示,信息通信需要统一监管,监管缺位、错位的改革不可行。即使西方市场自由化程度很高的国家,比如美国有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英国有通讯管制局(OFCOM),韩国有信息通讯部,中国台湾有广播通讯委员会(NCC),都是通信里边包括广播电视。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广电政企分开之后,能在广电基础上组建“综合信息通信监管机构”或者“国家广播通信委员会”也不失一条可行之路。

广电,只有通过更接近于电信体制的改革,真正成为从体制和发展潜力上可以与之匹配的力量,才有可能真正参与电信的反垄断之争,否则以一种垄断方式,取代另一种垄断方式,以更严格的管制取代好歹走出了一步的电信半开放现状,只不过将“反垄断”作为了部门利益蛋糕分割的工具,于情于理,于行业发展利弊,都无法服众。

脑瘫专治中医医院
脑瘫孩子该怎么办
脑瘫孩子该如何喂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