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命之子 第四百七十六章 神秘之音阻魔王

2019-10-13 02:01:51 来源: 贵州信息港

吾乃天命之子 第四百七十六章 神秘之音阻魔王

“那我们就来赌一赌吧,魔王大人,看看天命会站在谁那一边。”夏言风见斯玛奥同意了这个赌注,于是便笑着伸出右手,指尖带动起多重魔法元素,在半空中比划了几下,便形成了的魔法阵,这种“三脚猫”的魔法阵,看得斯玛奥都觉得好笑。

微光阵阵的魔法阵在无限的黑暗威压下显得微不足道,不多时,阵中就有两张被蓝紫色光晕包围的卡牌浮空而起。那两张卡牌都是以纹理相同背面朝上,其上充斥着淡淡的魔法气息。

“这就是我们的赌注。”夏言风指着那两张卡牌道,“我用魔法元素绘制了两张没有任何用处的卡牌,并在卡牌的正面用魔法元素凝聚成颜料,在上面涂鸦了一番。其中一张上画着红桃的印记,而另一张上则烙印着黑桃。”

“你想对本王说明什么?”斯玛奥轻蔑地瞟着那两张不起眼的卡牌。

“不想说明什么,就请你猜一猜。”夏言风笑道,“从你开始选择,如果你选择到了红桃,那就算你赢,如果你选到黑桃,那就算我赢。”

“那好,本王就选……”斯玛奥飘飘然地把目光投放在右面,战斧也微微抬起,指向了右侧的那张卡牌,“就这张了!”

“是吗?”夏言风蓦地阴沉一笑。

斯玛奥心上一顿,犹豫了一下后,转而又将战斧移向了左侧:“本王改变主意了,就这张!”

“你确定?”夏言风的嘴角自信上扬,心头恍如计谋得逞,“魔王大人,出尔反尔可不好哟。”

“本王不会再被你的心理战迷惑了!本王选定这张,就是这张!”斯玛奥没有再犹豫,果断决定好了他的选项。

说实话,不论赌什么,在对方握有战力优势的情况下都是毫无意义的,在只能用拳头说话的天国大陆,任何承诺都可以不兑现、任何约定都可以不遵守,前提是,要有实力!但是,至少在赌这一方面,斯玛奥已完全掉进了夏言风设计好的陷阱之中。

斯玛奥所指向的是右边那张卡牌,夏言风对此暗沉一笑,略显得意地伸出了手指:“真是遗憾呐,你掉进陷阱了,随便乱蒙可不好呢。”

伴着夏言风的满脸坏笑,卡牌在他手指上挑间被翻了上来。斯玛奥一木,只见卡牌之上,清晰地用魔法纹路绘制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黑桃印记。

“怎么会……渺小的人类,别跟本王耍什么花招!”随之,他又惊又怒。

“嘿嘿,魔王大人,我承认我使了诈,但游戏规则可就是如此,你也承诺过您愿赌服输的吧,怎样?再说,当时你好像并没有看出我的诡计嘛,这场赌局对您来说可是必输的哟。”夏言风笑道,“因为在你做出选择之前,你还没有确认过卡上的纹样,也就是说,这两张卡牌中打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有红桃。”

夏言风随后又催动法力,翻开了另一张牌,看得斯玛奥瞬时乍舌。因为另一张牌,赫然也是黑桃!也就是说,斯玛奥无论选任何一张牌,都是猜不中的,在夏言风的布局中,无论斯玛奥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可以临时通过精神力来切换卡牌的花色,而这一次,打从一开始,两张卡牌都不存在花色,夏言风根本就是在现场印牌!

“怎么样?魔王大人,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吧?我只有赢你,可没规定不能耍些手段哟。”

“承诺你个龟孙子!渺小的人类,你可真是活腻!”斯玛奥怒不可遏地暴吼了起来,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他这样在魔界都是横着走的角色,何曾受过小小人类的羞辱?因而他那震天的怒气,很快便又开始压制全场,这份怒意,在夏言风心头感受得越发真切,痛楚也越发显得撕裂,他是黑暗力量的杀意!

黑色的雾气弥散开来,一股迎面而来的冲击力将两张依靠能量维持的卡牌冲得粉碎。海娜尔急忙拉紧了夏言风的手:“言风……不妙了……”

夏言风将斯玛奥完全惹恼了,对方的神情俨然已是穷凶极恶。他举着战斧,怒气冲天地大喝:“渺小的人类,居然敢对本王耍这些小聪明。你说没规定不能耍手段,行!那本王也没规定不能食言,强行出手夺剑啊!”

“言而无信……”夏言风死死地咬紧牙关,却拿眼下的危局无可奈何。

不!还有一个办法,然而一旦用了动用的那份力量,海娜尔便将了解一切真相,他不想让海娜尔的内心存有患得患失的负担,可是万不得已之下,他也只好那么做了……

“在天国大陆,力量决定一切!什么狗屁承诺,本王要违约,谁能阻拦?你这小小人类,本王初还懒得杀你,现在看来,是你非得自寻绝路啊!”强大的威压随着斯玛奥惊雷般的声音,有如瀑布般劈头盖脸而至,夏言风的面色瞬间已苍白如纸。

“娜……尔……快……快把青……钢剑……给我……”夏言风完全是一字一字地咬出来的,他终于撑不住,一口鲜血脱出,吓得海娜尔面如土色,急忙将他扶住。人鱼族的体质和人类不同,相比之下,人鱼承受黑暗的能力普遍高过人类,因而海娜尔受到的影响虽然也不小,且同样无力反抗,但至少还能站得住脚。

“言风……别吓我……你可要撑住啊!”海娜尔心急如焚,却不知所措。

“快把……青钢剑拿给我……”夏言风吃力地说着。

“啊?难道你是想……把青钢剑交给那家伙?行不通的啊!”

“我有说……我要交出青钢剑么?”夏言风面露苦笑,“我只是让你……把剑给我……快点……没时间了……”

海娜尔仍然不明就里:“你要拿剑做什么?”

“我要……杀了他……我还有机会……激活神器的力量……杀了斯玛奥……”

威压感越来越重,夏言风说到这里,却只觉周围的空气都在黑雾笼罩下粘稠了起来,他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压抑心头的痛楚,早已令心脏产生了停跳的错觉,若非精神力强撑,他早已命丧黄泉,甚至肢体都会因受到精神冲击而作用于现实,彻底分解开来。

眼看着夏言风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斯玛奥的眼中流露出残忍的快意,他喜欢看到这种如蝼蚁般的弱小生命在他手上挣扎时的表情。

“臭小子,你是不是挡不下本王的魔力,开始发疯了呢?还想杀本王,以你现在的状态,只怕连剑都拿不动了吧?”斯玛奥有恃无恐,“愚昧无知的人类,本王要教教你们,好运气永远只会青睐于像本王这样的强者!而现在,已经没人能阻止本王了!”

斯玛奥说的不错,运气并不是实力的一部分,没有坚实的力量为根基,没有强大的战力作依托,再好的运气也只能空作泡影。在肉弱强食,必须以拳头说话的天国大陆,自身实力永远都是排在首位的,所谓天命的抽象之物,终究还是敌不过的强横啊……

“我能阻止你!”

冷不丁的女声,穿透了斯玛奥的精神之海,瞬间的压力,有如利箭划破长空,刺透一层层精神的隔膜,斯玛奥的精神之海在这个毫无征兆的声音传来之时,不过形同虚设。

“谁?”灵魂对着虚空高喊,诡异的声音间,一丝若有如无的威压来袭,虽然虚无缥缈,却分外惹人不安。斯玛奥心生恐惧,而他的灵魂,此刻正好与那个粉色长发的曼妙女子,站在精神之海的两面对视了起来,双方的气场俨然不成比例。斯玛奥虽然魔力张扬,但女子的气息虽不外露,乍看似无,却包藏万千阴柔之力于身心,那种隐隐间压倒一切的内敛之势,斯玛奥根本难以与之相较,对上她的一瞬间,全身的力量仿佛都已被吸走。

外界的威压突然减弱,夏言风惊诧于斯玛奥突变的怪异表情,那副样子好似惊恐万状,从空洞的眼神中就可以读出极为惊人的讯息。

“他的……精神之海……被人入侵了……”同样遭遇过此事的夏言风,对此百分之二百地肯定。如果有人介入了对方的精神之海,那么此人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要知道,就是让传说英雄来,多半也得被魔王的力量给压制得连头也抬不起,想要直接干扰到魔王的精神力,那岂止是厉害,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就像青钢剑一样!

夏言风又回想起在仲国的某些事,那重围之下宛如救命稻草般雪中送炭的某次集体传送、劫营陷入被魔法阵困住而瓮中之鳖的绝境下莫名其妙传来的破阵攻击、还有那些不经意间推波助浪、甚至帮自己力挽狂澜的种种,甚至包括文驰风、田蝮贾的死,这些谜团仍未揭开。那个躲在暗处的神秘人物,究竟会是谁?如今斯玛奥出现的异状,是否能与过去串联起来呢?

等等!为什么非得这么联想?他为什么就这般笃定,认为杀文驰风他们的人跟救自己的人是同一个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但不管怎样,夏言风会怀疑也是理所当然,虽然也有可能是不同派系的人潜伏在他身旁,而他从未发觉,因为公会内部本就存有奸细,即使他做事再小心,也很难做到不被人盯梢,只要有幕后黑手存在,就很难!

“言风……看样子,他好像遇上麻烦了啊……”海娜尔不可思议地望着斯玛奥,以及在他身后未得指令,皆是一动不动的恶灵骑士和恶魔术士们,满脸俱惊。

“精神入侵……如果是这样,那么这附近的缩地现象应该也会消失吧

?”夏言风立刻意识到了这点,忙道,“趁现在,我们赶紧跑吧。”

“那你的身体……不要紧吧?”海娜尔还不忘关心一切。

“不碍事了,威压减弱后,虽然我还很虚弱,但跑两步应该没问题的。”夏言风回望海天之门的方向,斯玛奥只要不是瞎子,肯定就看到了那扇门,虽然那门寻常至极,但偌大的海边出现这么一扇门,任谁都会怀疑的吧?若是斯玛奥率军追过海天之门,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成都医院阳痿手段
黑龙江治疗白癜风病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可以妇科
阳痿上海医院哪家好
邢台精索静脉曲张治疗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