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万里 第十八章 波澜_1

2020-01-17 00:58:00 来源: 贵州信息港

仗剑万里 第十八章 波澜

顺泰客栈,酒棋飞扬,正午时分,店里零零星星的坐着十几个人。

中间一桌坐着四个人,其中一个人很胖,差不多到了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地步。

胖子年纪不轻,约莫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常年走南闯北的,年月都丢到路途上了。走过的路成了他脸上的疤痕,头上白发不少,不知吃了多少苦。

他性情直率,嗓门也大,平日里吃饭喝酒时嚷嚷个不停。不过今天例外,他出奇的压低了嗓门。

不止是他,客栈里的人表现的都与往常不太一样。

店里的人,无论男女,时不时的向靠窗的那桌瞧两眼。

那桌坐着一个女子,女子蒙着面,看不到脸蛋的模样,但她露出来的眉眼足以吸引众人。

客栈里大部分是跑江湖的汉子,不少人有眼力劲,一眼看出窗边的女子不是一般人。

要么是江湖中的名门,要么是落难的官宦人家。不得已走上了闯荡江湖的路。

小婉身上穿着粗布衣服,脸上没有任何妆容,甚至故意将皮肤抹黑弄脏一些,然而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她心道:“看来接下来要故意画画眉眼了。”

不向美的方向画,向丑的方向画,她行为举止已经很符合江湖人讨生活的模样。

正想着,两个身着剑宗服饰的女子走了进来。二人不由分说,径直走向小婉。

小婉放下筷子,手中握住一把袖珍飞剑。她看不透这两个女子的实力,一旦两个女人不对劲,她立即想办法逃走。

两个女子长相也不错,她们走到小婉吃饭的桌子旁,坐到小婉的对面。

稍瘦一点的女子笑道:“婉儿师妹,我们是第九供奉的弟子,她叫沈星星,我叫蒋勤,我们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这里人多眼杂,你看……”

小婉明白她们的意思,她们想单独谈谈。

剑宗有上百位供奉,每位供奉都收了不少弟子。别说认出她们,她到现在都认不全七位长老的弟子。

“很抱歉,我无法确定你们的身份。”小婉没有不好意思,与性命相比,客套可以直接抛诸脑后。

蒋勤把手伸进怀里,沈星星跟着抬起手向怀里摸。

小婉心里一紧,手中的袖珍小剑逐渐转动。

蒋勤看出小婉很紧张,连忙放慢了手上的速度。她们从怀里慢慢拿出一块玉符,放到桌子上。

玉符上散发出阵阵剑气,剑气极其精纯,整间客栈内的所有人顿时陷入剑气中。

客栈中的人意识到小婉不是普通人,她和坐在她旁边的女子都是那些仙门中的人。

一时间,他们看着小婉等人的眼神中充满羡慕,腾云驾雾,乘奔御风……

蒋勤盯着小婉,和善的说道:“剑宗弟子特有的命符,做不了假。”

小婉道:“我听说有一种害虫,从小就和别的昆虫生活在一起。它们的外形很像,在一起待了很多年,以至于所有昆虫都以为害虫是它们的同类。”

蒋勤还想解释什么,沈星星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暂时不要说话。

沈星星把手插进茶水里,沾了沾茶水,在桌子上写了“晏青”二字。

然后她用袖子一抹,什么也看不到了。

“怎么了?”小婉笑道:“剑宗不知道晏青名字的人很少。”

“如果你不希望他像茶水一样,被别人无情的擦去,就乖乖配合我们。”

小婉嘲讽的笑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意用这个借口逼我妥协,我不清楚他现在的情况,但我相信他。”

沈星星似乎早料到她会这么说,她又伸手沾了沾茶水,写了个“穆”字,随即抹去了。

小婉心里顿生波澜,表面上装作镇定,“你以为写个奇怪……”

沈星星道:“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再继续说下去很不好。走吧,师妹。”

她说完后,拿起命符,起身走到客栈外。蒋勤跟着拿走了命符,走了出去,桌子旁只剩下小婉一人。

小婉取出一块碎银子,放到板凳上。她袖中的小剑飞出,剑光过后,桌子化为齑粉。

任何有关少爷身份的证据都不应该存在,包括客栈外的那两个女子。

她笑着走出客栈,对沈星星和蒋勤笑了笑,说道:“你们要去什么地方谈?”

沈星星道:“你跟着就行了。”

小婉跟在二人身后,问题变复杂了,一下子打乱了她的计划。

客栈里的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胖子先反应过来,一拍桌子,“哥哥我一直觉得那边的女子不是常人,果真如此!”

坐他旁边的人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距离仙门的人那么近呢,还是个女的,不知道她面纱下的容颜有多美。”

“铁定美极了,你就说你以前可还见过那样的眉眼。”

“这话不假。”

……

白樱山下,阳光照到林子里,暖洋洋的。今天罕见的没有雾气,天朗气清。

穆凡没心情观赏山林的初春景象,接连两天,他不时听到怪吼声。

虽然他心里感到奇怪,但是不敢问别人。因为他看到公羊高以及其他三个师兄没有任何异常。

若有人听得到怪吼,有些人听不到怪吼,而且与实力高低无关,说明此事不简单,特别是在修行界。

昨天道宗弟子中来了个人,专门送信给公羊高,据说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送信的人送完信后,没有离开,一直和公羊高待在一起。

穆凡凌晨得到了消息,公羊高让所有剑宗弟子聚集在白樱山下。

他老早到达了白樱山下,公羊高没来,由几个年长的师兄维持秩序。

临近中午,公羊高还是没来,有人询问原因,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众人渐渐意识到事情一定很严重,否则公羊高这么严谨的人不会到现在也不过来。

然后众人不再询问原因,他们选择相信大师兄。

等到太阳偏西,公羊高才姗姗来迟。他一脸严肃,御剑飞到一块巨石上,确保所有人都能看到他。

剑宗众弟子长揖,齐声道:“拜见大师兄。”

公羊高的手里捏住昨天的信,这封信更像战书,满篇兴师问罪,毛头直指穆凡。

蚌埠市妇幼保健院
湖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四川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浙江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山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