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泪(4)

2019-12-05 06:19:19 来源: 贵州信息港

她的映像中没有父亲的影子,母亲和她也是聚少离多,在她十五岁之前一直是家里的保姆阿艺带着她,阿艺告诉她母亲是一位作家,自那时起她恨作家,也恨母亲。

我爸是谁,你见过吗? 她不止一次问阿艺,每次阿艺都低着头不吱声,久而久之她也就不问了。

阿艺是她的保姆,也是母亲的助理。她经常穿一双白色的球鞋,花格衬衣,裤管很宽的牛仔裤,皮肤黝黑,头发扎在脑后,淡妆,谈不上漂亮,但眼睛,鼻子和嘴都长的妙到极点。她三十多岁,和母亲一样的富有朝气,至于母亲多少岁,她也不知道,她们几乎在家也不说话。

小一,喜欢什么花? 五岁时阿艺和她在院子里晒太阳时问她。

牡丹,红色的牡丹。 她抬起被太阳晒的粉红的小脸痴痴地说。

啊,传说四月的牡丹会吸摄人的魂魄。 阿艺一本正经地告诉她。

那年开始她就对花粉过敏,整个三四月都得待在屋子里。紫春就是在这个时候和鹤一培养了深厚的感情,一个人待着久而久之会有一些自闭,远离身边的人,用漠然的眼光看周围的世界,一个偶然的机会,上帝将紫春送到她身边,守护着她,陪她欢乐,陪她笑,也就是她和紫春在一起玩耍时,她喜欢上笑,喜欢用心去了解另一颗心。

紫春是他们的邻居,阿艺在一次宴会上认识了紫春父母,一来二去他们就很熟,为了不让鹤一孤单,阿艺将紫春带进了鹤一一个人的世界。

“小一,以后要干什么?”阿艺饶有兴致地凑近到鹤一跟前问。

“拾荒者。”鹤一抬起粉嘟嘟的的小脸,赶紧利落的说完,没有一点停顿,就像事先预演的一样。

阿艺被吓了一跳,她觉得一个三岁的小姑娘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她几年后将这件事说与鹤一的母亲说听时,她母亲用她狂放的笑肯定了这个梦想。

“拾荒者也不错,有机会我也想试试呢。”她母亲说完,深吸了一口烟。

阿艺毕业于首都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她在学生时代就深深的迷恋上鹤一的母亲,还有她的作品。她读完了她的每一本书,每周会给她写一封信,数年来夜以继日的努力,大学临近毕业时,鹤一的母亲找到了她。那是她生命中颜色绚丽的一天,她当时紧张地坐在在图书馆的椅子上,汗一个劲的往下流,鹤一的母亲穿着一双拖鞋,短裤,长袖,人很年轻,也很漂亮。

“来这边见几个熟人,今天一大早就想到了你,所以一起床就过来了。我对你很满意,正好我也缺一个助理,什么时间可以来上班。”

“啊,现在就可以。”阿艺大脑一片空白,她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话,兴奋顺着不可思议的维度让她迷迷糊糊。

“好,现在就去给我买包烟。”她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图书馆四周身体已经离开了椅子,旁边的学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这个入侵者,她倒是不以为意,随便抓起一本书粗暴的翻着,完全不顾及被她吓坏的孩子们。

共 110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鹤一恨母亲,因为母亲从来不陪她,把她交给了保姆阿艺带,阿艺把紫春带来陪鹤一,孤单的她便有了个朋友。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欣赏,荐阅,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5-11-09 08:48: 1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5-11-09 10:42:46 谢谢尚老师支持! 她的眼里流出汗水的那一刻,我爱她胜过爱自己,我的心不在留恋单行的轨道。

东莞广济医院王凤
陕西省结核病防治院预约挂号
九江治疗男科医院
安顺癫痫科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哪些方法效果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