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服务基金刺痛快递业专家称份子钱无依据

2019-06-14 23:14:57 来源: 贵州信息港

普遍服务基金刺痛快递业 专家称“份子钱”无依据

由国家邮政局和财政部起草的《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近日开始征求意见,此消息一出随即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其《办法》提出快递企业要交纳“邮政普遍服务基金”,顿时国内的快递企业炸开了锅。   致电国家邮政局外联部门,一位工作人员称“我不知道局里发布了这个,我也是从上看到的,应该还没到这个地步,即使有也应该是国务院相关部门发布。”如果此事真像这位工作人员所说是子虚乌有,那对于快递企业是虚惊一场。   有业内人士称,“一旦开始征收,羊毛出在羊身上,快递费涨价也将势在必行。”该《办法》规定,凡是在我国境内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都应当缴纳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征收标准为国内同城快递0.1元/件、国内异地0.2元/件、港澳台1元/件、国际2元/件。面对即将被抽走规模不菲的企业利润,快递企业叫苦不堪,疾呼这是“强抢明夺”。   利润被切快递业涨声鼎沸   近年来,在全球经济整体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中国快递行业依然保持着高速发展。据《2012年中国快递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快递服务企业业务收入累计完成831亿元,同比增长39%(2011年同期29.1%)。其中,同城业务收入累计完成87亿元,同比增长66.3%;异地业务收入累计完成497.3亿元,同比增长43.5%;国际及港澳台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67亿元,同比增长10.6%。若按《办法》规定的标准计算,2012年缴纳邮政普遍服务基金总额在12亿元左右。   据了解,民营快递行业的利润每件也仅在3毛-6毛之间,“被大家叫做‘份子钱’的征收,不是一星半点的费用,而是我们辛辛苦苦赚来利润的30%左右,跟明着抢钱有什么区别?现在行业竞争这么激烈,我们每个件本来也就赚不了几个钱,不涨价没法干了。你收我2毛,我不会给客户涨一块吗?想不赔钱还不容易?我们也不想涨,逼了就涨。”一位五一期间加班送快递的人员称。他告诉“我也是这两天才听领导说的,真收的话肯定会涨价,但涨多少得公司定了才知道,现在不好说,反正公司不会赔钱揽件。”   时下,人工、燃油和房租等各项成本都在逐年上涨,快递业都称“压力山大”。“这个‘份子钱’的份额相当于快递企业利润的25%-40%,以快递行业当前很低的利润率来看,这笔费用势必无法自行消化。”正略咨询合伙人王丹称。中国快递咨询首席顾问徐勇表示,征收邮政普遍服务基金会加重非邮政快递企业负担,一旦民营快递不能承受这种成本,必将会通过价格调整的方式把邮政普遍服务基金转嫁给消费者,变成普通大众为普遍服务买单。   虽然,该《办法》中有一道被业界认为形同虚设的免征收门槛,即从业人员20人以下或年营收入200万元以下企业可免征。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这个门槛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在北京的快递企业基本上都在劫难逃。圆通快递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员告诉:“现在虽然快递公司很多,就这市场还有空缺呢,那家公司都是20人以上,基本都得征收。”徐勇认为,若按该规定,只会让部分加盟商为了避交基金,将一个公司拆分为两个或者若干个“小微”公司,它对自营或者大型快递企业来说又产生了新的不公平竞争,不利于非邮政快递企业做大、做强和转型升级。   电商或将连带受伤   近年来,随着络科技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足不出户的采购方式,这让络零售业爆炸式增长。快递行业的飞速增长,主要得益于电子商务,尤其是购行业的快速发展。此《办法》的发布惴惴不安的不仅仅是快递企业,像均已形成全覆盖的自建物流配送体系的京东商城、凡客诚品、苏宁易购、1号店等大型电商企业或将也被《办法》中伤,他们的自建物流配送体系的规模远超免征范围。   有业内人士称:“虽然,对于电商自建物流是否应被征收,财政部以及邮政管理局尚无明确说明。但对于今年刚刚获取快递牌照的京东商城和苏宁易购而言,或许将难逃。”这对于刚经历了价格战和规模战不久,还没有从疲惫状态恢复过来的电商行业来说,无疑是旧伤未好又添新疤。京东商城CEO刘强东曾在微博中对该《办法》提出抗议,他表示:“国家邮政局和财政部准备对快递企业征收普遍服务基金,杀鸡取卵也要是一只成熟的母鸡才行,而民营快递只是一只刚孵化的雏鸡,还没卵呢!”   现实就是这样,羊毛的确出在羊身上。不论是深感“不公平”的快递公司,还是在忐忑中猜测的电商,面对或将开征的普遍服务基金,虽是满腹怨言,但他们已经在盘算应对的措施,基本上就是通过提价的方式,将增加的成本转嫁到快递用户和消费者身上。“增加的这部分成本怎么办?大家一起涨价呗,总不能自己消化掉吧,我们是做企业又不是慈善协会。”一位民营快递负责人说。   民企补国企不合情理   自此《办法》草案发布以来,将中国邮政也推向了风口浪尖,业内纷纷声讨其这么做“不公平”。并有专家表示征收快递“份子钱”于法无据,只会增加企业负担,推高物流成本。查阅2009年实施的《邮政法》,第十七条规定:国家设立邮政普遍服务基金。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征收、使用和监督管理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财政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报国务院批准后公布施行。该条款并没有规定要向物流服务企业征收。有专家表示,从法理上来说,其征收对象,应当是普通邮政服务的业务。而普通邮政服务是由中国邮政集团专营的,只有向中国邮政集团征收才合法,才算是利益与相符合。“我认为不合理,我们也不同意缴纳这部分钱。”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表示说。宅急送企业发展部副总监胡蓉更直斥这是“强盗行为”。   据了解,之所以征收普遍基金,是基于我国偏远地区送信等成本高,补贴普遍服务。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邮政普遍服务应属于政府,应该由公共财政来买单,将政府的转嫁给非邮政快递企业,有失公平。快递企业本身就交过税了,如果再交邮政普遍服务金就是“重复征税”、“民企补国企”。   据资料显示,前者会造成大量的失业,后者会造成通胀压力,伤害民生,更与“向社会放权”的思路相违背。“一个世界500强的公司,由于盈利再让民企去缴纳普遍服务基金,对于非邮政快递企业和外资企业来说,是不公平的。”徐勇说。   专家建议,设立邮政普遍服务基金应充分考虑行业发展现状以及企业的可承受程度。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应广泛征求各方意见,对快递“份子钱”是否征、何时征、如何征等关键问题,应有更充分审慎的考虑,力求找到各方利益的“公约数”。   不论是深感‘不公平’的快递公司,还是在忐忑中猜测的电商,面对或将开征的普遍服务基金,虽是满腹怨言,但他们已经在盘算的应对措施,基本上就是通过提价的方式,将增加的成本转嫁到快递用户和消费者身上。( 席昱梅)

微商城建站
秒杀小程序
突发性耳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