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章 擂台第一战

2020-02-15 20:10:11 来源: 贵州信息港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章 擂台第一战

木笼外面的野蛮人无比亢奋、大呼小叫,木笼里面却是另一副景象。

“原来这就是欧文的策略。他知道直接来营救咱们无疑于与虎谋皮,于是想到了参加比武。只要能把‘第一勇士’抢到手,他能救出咱们。”卡修斯说。

“欧文,你果然没让我们失望。”苏菲娅高高提起的心放下来了,“但他怎么一开始不说,而是选择强闯,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如果欧文站在军营门口大喊着要比武,只怕刚一露头就被射成筛子,他要冲到那老头面前才有机会。”卡修斯道。

“欧文,加把劲!我知道你一定行的。”苏菲娅为欧文打气。

然而欧文似乎根本没听到苏菲娅的声音,他的视线从未投向大木笼,而是一直在人群之中游动。他那看似漫经心的一瞥,实际上已经和隐藏在人群中的某个男人进行极为短暂的眼神交流。这个男人一身极为普通的野蛮人士兵打扮,在人群之中极不起眼,在他接触到欧文的眼神之后,以旁人毫不察觉的细微动作,推了推糜鹿皮帽的帽沿,表示他已经领会欧文的意思。下一秒,这个男人已消失在人群中。

“乔伊卡,剩下的拜托你了。”欧文在心中为同伴默念道。

刚才欧文之所以用如此张扬的方式出场,并不只是如卡修斯所说为了展示实力,更重要的是,为乔伊卡顺利潜入军营创造机会。

“你去试探一下那家伙的实力。”郅支骨都推了一下身边的呼征栾。

“试探?”呼征栾眨眨眼睛,露出不解的表情。

“没错,不要留情。如果一个绣花枕头,就没资格死在我手里。”

“大哥放心吧。没必须弄脏您的手,我这就去把这不知死活的小子的脑袋献给您。”

说完,呼征栾粗鲁地分开人群,跳上擂台,指向对面指挥台上的欧文,拉着粗气嚷道:“杂碎!有种的上台,看我怎样把你切碎!”

“可以吗?”欧文问身后的单于。

“既然你已经把比武的秩序打乱了,就应该接受任何挑战。”单于说。

“明白。”欧文说完之后跳下指挥台,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过道,让欧文径直走向擂台。

呼征栾的武器是两把用一条长长的铁链连起来的铁钩,一把是直钩,一把是弯钩,两件武器握在手中,反射着雪原上的森森阳光。“杂碎,你连武器都没有准备好就跳上擂台,该说你是呆子还是勇者?”呼征栾望两手空空站在自己面前的欧文,眼神里满是不屑之意。

“我不需要武器。”欧文翘起双手,不紧不慢地对呼征栾说。

“找死!”欧文态度激起呼征栾的怒火,他将左手中的直铁钩往欧文掷过去。虽然他一直被郅支骨都的光环所遮蔽,但不代表他本人毫无闪光之处,前面两轮比武,呼征栾能接连击败两个对手,与兄长一起进入四强,可见其真正实力,欧文的羞辱怎能令他不震怒?

面对直飞过来的铁钩,欧文闭上双眼,凭感觉迅速判断出铁钩的飞行轨迹,他往左边侧开一步,直钩擦着他的肩膀掠过。

呼征栾早料到欧文会避开,他将左手的铁链往回用力一扯,被欧文躲开的铁钩飞回来,直取欧文的后背;与此同时呼征栾将右手的弯铁钩也向欧文投出,一前一后封锁住欧文的闪避之路。

不过欧文绝不会坐以待毙。虽然两把铁钩看似同时袭来,但欧文仍能察觉出它们其实是先后到达,只不过中间的间隙极短--欧文往右一倒,躲开了后面的铁钩,并利用其中些微时间差,就地顺势一滚,避开了前面袭来的铁钩。

两次攻击都不成功

,呼征栾的嘴角微微一抽,他将两把铁钩都收了回来,同时一左一右往欧文甩去。欧文连连后退,铁钩紧追而去,在退到擂台边时已然无路可退……

“小心!”苏菲娅大喊一声。然而她的提醒还是慢了一步,欧文一脚踩空,整个人仰后掉下擂台。

观众发出“嗨”的一声,擂台上哪里还有欧文的身影。

“打嬴几个啰喽就以为了不起,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呼征栾冷冷地嘲讽道。掉下擂台赞同于战败,这杂碎比自己想象中更容易解决,只不过没有亲手摘下他的脑袋,实在太过遗憾了。

突然,呼征栾的笑容僵住了,欧文在众目睽睽之下纵上擂台,再一次稳稳地站立在他的面前。原来刚才欧文并没有掉下擂台,他用一只脚勾住擂台的边缘--虽然有惊无险,却让木笼里的伙伴们捏一把汗。

三次攻击不中让呼征栾有些不耐烦,他舞动起手中的铁链,两把锋利的铁钩带着铁链飞向欧文。这一次欧文没有跑进铁钩的攻击范围中,而是沿着擂台边缘跑动。两把铁钩在其背后穷追不舍,却因为铁链长度的缘故,一直无法击中欧文的身体。

就这样,在台下数千观众的一阵阵惊呼声之中,呼征栾猛攻了十几次,可欧文始终沿着擂台边缘绕圈,躲避铁钩的攻击,惊险万分。

“嘿嘿!你不是说不用武器也能嬴我吗?刚才的狂气哪里去了?”呼征栾嘲笑道。

此时,安他族的野蛮人也开始对欧文热嘲冷讽。

“对,有本事你别逃跑,赶快反击啊!”

“他有什么本事?不过是耍嘴皮而已。”

“这样的懦夫也敢跟郅支骨都抢‘第一勇士’?”

“我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

相对于自己族人的大呼小叫,郅支骨都却显得相当冷静。“呼征栾想要将甩出的飞钩收回来,依靠的并不是力量的强行拉扯,而是提前预知并施加的拉力,飞钩返回的路径早已设定好,因此呼征栾必须站在原地动才能控制自如。如果稍有位移的话,收回来的铁钩有可能会误伤自己。这对飞钩呼征栾苦练了很久才能上手,其他人应该看不出当中的奥妙,可这个杂碎居然这么快就看出呼征栾的弱点,他的战斗洞察能力不容小窥,看来我是轻视了他。”郅支骨都心中如此想到。作为强者的郅支骨都一眼就看出,自己弟弟看似轻松地嘲讽对手,实际上在掩饰因屡攻无果而无比狂躁的内心,时间一久,他肯定遭遇失败。

与此同时,大木笼里的伙伴们也为欧文的处境着急。

“欧文,你怎么不反击?”苏菲娅抓住木笼,紧张地喊道。

“对手占尽了武器长度的优势,只怕是想反击也有心无力了。”丹妮评价道。

“欧文,不要输……”卡修斯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难道你们没有看出来吗?”雷说。

“看出什么?”卡修斯问。

“敌人武器的长度不是问题,其实欧文哥哥随时可以反击。”一向冲击鲁莽的雷,此时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反而能以最冷静的眼光去分析一场战斗,“他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让对手露出破绽的机会。”

“真的吗?”虽然听雷这么说,但苏菲娅高高悬起的心仍然放不下来。

过了几分钟,局势并没有改变,欧文仍处于一直躲避的状态,苏菲娅的内心越来越紧张。

“我不能在此旁观,至少要为欧文做些事。”苏菲娅想到这里,便不再理会任何后果,将银制十字架拿在手中,轻声吟诵“灵敏祝福”魔法的咒语。

在军营中某个不起眼的帐蓬,里面吊着七只巫毒娃娃,七个年老的女人围成一圈坐在地上。这些老女人都是野蛮人军中的祭司,她们负责看管掌握着七位俘虏命运的巫毒娃娃。突然,其中一只巫毒娃娃发生轻微的晃动。一个祭司站取下那只巫毒娃娃,并拿出一支尖锐的铁尖,往那娃娃的腹部扎了一下。

“呜--哇--”腹部突然传来的剧痛让苏菲娅施放中的魔法被强行打断,在魔法反馈的伤害之下,她口里喷出一股鲜血,同时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苏菲娅!”大家一看到苏菲娅的境况,立即蹲下来施救。

木笼里发生的事也影响到擂台上面的战斗。听到苏菲娅的惨叫声,欧文忍不住往木笼望了一眼,动作稍为慢了千分之一秒,然而正是这千分之一秒成为被对手抓到的破绽,在欧文回神过来之前,弯钩已经扎进了他的左手,并从另一边捅穿了过去,把他的左手钩了起来。

“呀--”欧文痛得大喊一声,鲜血将白色的袖子染红了。

“哈哈,逮到你啦!”这一下得手让呼征栾相当兴奋,真是天赐良机,这个难缠的对手居然因擂台以外的事情分心,被他抓住这个机会。呼征栾用力将铁链往自己的方向一拉。剧痛之下,左手被铁钩穿透的欧文不得不往呼征栾的方向踉跄了几步。

紧接着呼征栾用力抡动着铁链,拖着被钩住的欧文旋转,呼征栾的力气很大,一下子就把欧文整个人甩向天空。当欧文被他甩到最高点时,呼征栾将另外一把直铁钩也往在天空无遮无挡的欧文投掷上去。

欧文大惊,连忙侧身躲开,却不想到呼征栾在掷出直钩的同一时间,已往自己的方向跳起来。欧文躲开了铁钩,却躲不过紧随而来的敌人。在半空中,两人相交的一瞬间,一顿狂风暴雨般的拳脚落在欧文身上,在落地的一刹那,呼征栾还将铁链用力往前一拖,被钩住左手的欧文“嘭”地一声被砸在擂台的木板上。木制地板被撞得断裂,鲜血飞溅,看来欧文受伤不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