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声比较研究中国现代人物画坛的双子星徐悲鸿与

2020-09-17 13:30:10 来源: 贵州信息港

比较研究 | 中国现代人物画坛的双子星 —— 徐悲鸿与蒋兆和

20世纪初的中国画坛并列出现了两位宗师—徐悲鸿和蒋兆和。他们在中国水墨人物画领域共同开拓了一条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实现了由中国传统人物画向现代人物画的巨大转变。他们用中国的传统笔墨融合西方造型方式,以写实的手法深入刻画表现人物的精神世界,以全新的艺术语言树起中国人物画历史的丰碑,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

综观徐悲鸿和蒋兆和的艺术成就,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进行比较研究。

身世经历和艺术主张

徐悲鸿出身江苏宜兴一个民间画师家庭,自幼学画。由于生活窘迫,他只身去上海学画谋生。蒋兆和出生在泸州一个败落的书香世家,7岁开始习画,16岁背井离乡到上海。因为他们都来自中国社会的最底层,经历过生活的艰辛,因此对底层人民群众有着真正的了解。这也成为他们日后创作不可或缺的巨大财富。

1927年,23岁的蒋兆和经好友商务印书馆黄警顽引荐与32岁的徐悲鸿相识。相似的家世、经历,特别是惊人相似的艺术见解,使他们一见如故。蒋兆和自学而成的西画功力和初期带有写实意味的作品受到徐悲鸿的赏识。在其后相当长的一段时光中,他俩同桌吃饭、同室休息、同案作画、同校教书,共同探讨、研究、实践中国画的改造。徐悲鸿是蒋兆和的良师益友。他向蒋兆和介绍中西美术比较研究,介绍西方美术作品,畅谈艺术追求和理想。徐悲鸿的学术理论和创作实践使蒋兆和大受裨益,从而更坚定地走上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应该说,徐悲鸿对蒋兆和现实主义艺术观的形成起到了引领作用。

艺术道路和成就轨迹

徐悲鸿在上海结识了一大批享有盛誉的学者,深受康有为的赏识,“得纵观其所藏”“相与论画”也接受了康改良中国画的变法思想。后来徐悲鸿赴求学半年,全面了解在西欧画风影响下画家“摆脱积习,会心于造物”的创造精神。特别是在蔡元培等人的资助下,他留学八年,艺术日臻成熟。载誉归国后一跃成为画坛瞩目的人物。徐悲鸿致力于艺术教育和改良中国画。他发表《中国画改良论》支持康有为、蔡元培关于用写实主义改良中国画的主张,提出“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之可采者融之”的思想,确立依循现实主义原则、忠实于客观描写的艺术教育方向,强调师法造化,重视基础训练,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具有坚实功底的美术人才,如吕斯百、吴作人、张安治等坚持安全生产,形成了中国艺术教育的“徐悲鸿体系”对中国现代美术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蒋兆和到上海后以画广告橱窗装潢设计为生,但其对艺术的追求始终保持一种亢奋的状态。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开放多元,西方的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等纷纷涌入,多种艺术思潮交相辉映,然而只有现实主义的作品重重地叩开蒋兆和的心扉。他开始自学素描、油画、雕塑,流连各种绘画展览,扎进西方绘画的书海中,踏上了艺术创作的探索之路。蒋兆和的作品丰富了中国水墨人物画的表现力,一举把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推进到世界现实主义绘画的行列。

徐之理论与蒋之实践的结合

1917年,康有为在《万木草堂论画》中明确提出“中国近世之画衰败极矣”“此事亦当变法”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吕澂和率先举起美术旗帜。吕澂认为,要让人们了解中、外美术各自特点及变迁过程,从中取长补短,建立一种民族主义的新美术。的观点更如具体鲜明,以为“若想把中国画改良,首先要革‘王画’的命。因为要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洋画的写实精神”画家必须“用写实主义才能发挥自己的天才,画自己的画,不落古人的窠臼”

徐悲鸿是接受和支持这些主张的。他既深受中国传统美术的熏陶,又留洋接受了西方的美术教育,其在中、西美术比较研究中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都进行了探索。他提出了一系列自己的见解和主张,如“艺术有三大原则,即真、善、美是也”“吾努力之目的,第一以人为主体”“妙属于美,肖属于艺”“写实主义足以治疗空洞浮泛之病”等等。他还提出“新七法”位置帮助更多页游研发团队提升游戏品质得宜、比例准确、黑白分明、动态天然、轻重和谐、性格毕现、传神阿堵。徐悲鸿倡导并建立的美术教育新体制有力地冲击了中国美术传统教育模式,受到新美术特别是海外学成美术人才的赞同和追捧。徐悲鸿英年早逝,蒋兆和以非凡的成功实践自觉地担负起徐悲鸿的未竟事业,丰富和发展了写实主义创作实践和理论,最终完成了以徐悲鸿、蒋兆和为代表的中国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理论和教学体系的创建。

蒋兆和一生始终坚守现实主义创作理念,其现实主义思想受到三个方面的影响:一是鲁迅的影响,二是徐悲鸿的影响,三是生活阅历的影响。在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激烈碰撞中,蒋兆和尽全部智慧,勇于实践,准确地找到传统文化样式在现代世界中新的生存发展方式。他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其“蒋家样”展现了现代水墨人物画的新面貌,为中国现代人物画史开创了新的纪元。

徐、蒋比较评价

在西方文化迅猛东进的20世纪,东、西方美术也经历着一场激烈碰撞。徐、蒋在共同探索建立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过程中有着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但君子和而不同。尽管他们有很多一致的地方,但也有许多互为特点的风格差异。

一、担当有别。徐悲鸿深受康有为变法中国画思想之影响,赞同并支持、蔡元培等改良中国画的主张。他学贯中西,对中、西美术进行过考察和比较研究,倡导包括人物画在内的写实主义,进而建立中国新美术体系。蒋兆和在“为人生而艺术”的过程中也经历过由本能到自觉的升华,特别是其与徐悲鸿写实主义人物画部分发生了高度一致的交集。可以说,蒋兆和接受、继承和发展了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

二、“改”“融”各异。尽管徐悲鸿对吸收西方美术精华部分采取融合的态度,但他的作品中还存在明显的改良意味。以徐悲鸿的《愚公移山》为例,图中人物更显西方美术之风格,就连模特儿也是以印度裔为蓝本。蒋兆和没有留洋经历,他自学成才的西画知识完全被融进中国传统绘画中,因此创造出了既不同于洋人又不同于古人的全新水墨人物画法。徐、蒋的这点异同恰好表现出新人物画创新探索的前后历程。

愚公移山 徐悲鸿 作

三、取材古今。徐悲鸿喜欢借古喻今,他的许多画作均取材古代史实。《愚公移山》《九方皋》《田横五百士》等以极大的热情唤酲中华民族的奋发精神。而蒋兆和直写苦难大众,多表现穷困潦倒的贫民,充满浓郁的悲剧色彩,如《流民图》《卖子图》《与阿Q像》等。

流民图局部 蒋兆和 作

与阿Q像 蒋兆和 作

四、形神各表。在艺术创作上,徐悲鸿注重把西方古典主义写实手法融入绘画中,强调西方绘画素描造型能力,重线条和渲染的结合,以形达意。蒋兆和以南齐谢赫“骨法用笔”作为水墨人物画的形式基础,解决了西方素描块、面、体积关系和中国画线条关系矛盾的难题,创立了神形兼备的“白描”其通过对形象特别是面部刻画揭示人物内心世界,以形传神。

九方皋局部 徐悲鸿 作

现今,由徐、蒋倡导的现实主义和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创作、教育体系仍显现出强盛的生命力。徐悲鸿、蒋兆和这对艺坛双子星对中国人物画的里程碑式的贡献将永远熠熠闪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蒋兆和

蒋兆和(1904~1986),中国现代卓越的人物画大师和美术教育家。作为徐悲鸿的追随者,蒋兆和是徐氏写实主义绘画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代表性人物和积极的弘扬者,他在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融合西画之长,创造性的拓展了中国水墨人物画的技巧,其造型之精谨,表现人物内心世界之深刻,在中国人物画史上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3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增强宝宝免疫力的食谱
怎么判断孩子积食
碧凯保妇康栓预防宫颈癌吗
本文标签: